密码:

印红:摒除浮躁 谱写文艺繁荣发展的时代华章


习近平总书记同艺术家座谈时,问当前文艺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艺术家们不约而同地说了两个字:浮躁。文艺活动看上去热火朝天,实际上缺乏真正的灵魂,缺了传得开、留得下、启智明德的精品;少了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的力作,表现为“虚繁荣”。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和《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发布以来,文艺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文艺体系长期积累的问题仍需引起重视。

一方面,文艺创作依存浮躁,表现出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现象。顾炎武的《日知录》,积其30余年心力编次而成。《浮士德》一书,歌德从1770年创意到1831年脱稿,前后达60年。一本书,数十寒暑,甲子春秋,教寓其中。再看我们今天的一些文艺作品,有乐无教,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层出不穷,一些文艺创作迷失了方向。譬如,中国已成为世界电视剧第一生产和播出大国,但调查显示,42%的北京影视机构电视剧和动画片生产周期短于1年,质量可想而知。大量所谓“抗战剧”更是创作浮躁的典型表现。2014年,抗战剧等近代革命题材电视剧获准发行64部2541集,占电视剧总集数的15.9%。2015年,抗战剧占国内电视剧1/3的播出份额。一些抗战剧为了跟风追潮,拍摄时间也就两三个月。如此这般,怎能不出“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

另一方面,部分文艺传播依然浮躁,把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文艺有娱乐性,但是,当文艺传播过分聚焦在娱乐上,成为逐利的“摇钱树”,成为低俗的“代言人”,就会使“眼球经济”成为风潮,“娱乐至死”成为时尚。部分文艺传播,一味迎合市场,把猎奇和媚俗当卖点,娱乐化、消遣化严重。习总书记讲“低俗不是通俗”“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当文艺不去正视社会现象、不能体恤人民情感,就缺少了道德“守夜人”;当文艺不肯倾听时代的脚步、不能呼唤时代的先声,便失去了先行“引路人”。毫无疑问,文艺创作传播应体现更加高尚的化育,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书写民族的复兴,记录时代的进步。

“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当前,物质文明快速发展,呼唤精神文明疾步赶上。文艺工作面临的机遇前所未有、空间无比广阔,亟待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凝心聚力,摒除浮躁,不断出精品、出人才,谱写文艺繁荣发展的时代华章。为此建议:

一是进一步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摒除浮躁,根本出路在改革。要加强中国共产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落实权力清单制度,明确“政府、社会、市场”各自职责;要遵循文艺规律,改变单一的“政府办文化”思路,建立政府引导的公共文化机构,探索法人治理结构和理事会制度;改革审批机制,构建规范有序的市场准入和退出制度。

二是把好文艺创作的“入口关”,铲除滋生浮躁的土壤。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问题,增强文艺类协会“自律”和“管理”职能,充分发挥文艺批评的引领作用和文艺机构的专业能力,形成“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行业规范和自觉追求;同时,建立“后补助”等激励机制,为艺术家提供创作保障和技能培养的政策支持,推动文艺创新和精品创作。

三是加强文艺传播阵地建设,切断浮躁思潮传播渠道。强化对移动终端等文艺阵地的建设和管理,构建“大文化”管理体系,分类施策、协同监管,“建好闸门再放水、修好刹车再上路”,管住浮躁风气进入传播渠道的关口;强化中央媒体公益定位,扭转部分国家级媒体过分看重经济效益倾向,确保国家文化目标的实现。(此文为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印红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在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全体会议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