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本社介绍 >> 领导成员 >> 主席、副主席 >> 韩启德主席 >> 我的讲话
韩启德:在纪念潘菽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2017-07-27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在这里举行座谈会,纪念潘菽先生诞辰120周年,深切缅怀他的非凡业绩和杰出贡献,追思和学习他为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不懈奋斗的高尚品格和理想追求。在此,我谨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表达对潘菽先生的深切怀念,向潘菽先生的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向参加座谈会的各位同志表示诚挚的谢意!

潘菽先生是素负盛名的心理学家、教育家,是中国现代心理学的奠基人之一,为中国心理学培养了大批人才。1927年他留美回国后,一直从事心理学研究,发表了许多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专著,在我国开创了独具特色的心理学研究道路。

潘菽先生不仅是著名的学者,同时还是一位有影响的社会活动家,是九三学社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为九三学社的创建和组织特色的形成作出了特别的贡献。全面抗战爆发后,他的长兄、著名社会科学家、老共产党员潘梓年担任重庆《新华日报》社社长,两兄弟志同道合,来往密切。他的堂弟潘汉年则是中共统战工作和情报战线的重要领导者。因为这层关系,很多爱国知识分子是通过潘菽先生的介绍而同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亲密关系。潘菽先生先是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推动组织的中国学术研究会的自然科学组,后又与梁希、金善宝、涂长望等发起组织了以中央大学教授为主的“自然科学座谈会”。他们一起议论国是,了解并拥护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经常受周恩来、董必武和八路军办事处邀请参加各种报告会、座谈会、联欢会。这个组织也因而成为党团结科教界进步学者的重要渠道之一。

抗战胜利前夕,为了进一步广泛地团结爱国知识分子,潘菽先生又与许德珩、黄国璋等人发起组织了“民主科学座谈会”,旨在发扬五四反帝反封建的光荣传统,为实现民主与发展科学而奋斗,这个组织就是九三学社的前身。在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和筹备成立九三学社的过程中,潘菽先生根据周恩来的建议,先后介绍“自然科学座谈会”的同志以及其他一些科学技术界的高级知识分子以个人身份参加了九三学社,对形成九三学社的组织特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此外,潘菽先生和梁希、金善宝、涂长望等同志还联系竺可桢、李四光等100多位科技工作者,发起组织了“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为团结国内科技界、推动国际科技合作事业作出了贡献。

1946年5月4日,潘菽先生在九三学社成立大会上被推举为理事。此后,潘菽先生一直是九三学社的重要领导人。回到南京后,一批在各自领域很有影响的著名学者,如心理学家高觉敷,社会学家孙本文,教育学家陈鹤琴,天文学家张珏哲,热工自动化学家钱钟韩、蒙古史专家韩儒林等,也都是由潘菽先生介绍或在其影响下加入九三学社,这为九三学社南京分社的组建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潘菽先生先后担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常务委员、副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为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他高度关注国家政治生活,对社的工作极端负责,积极参与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协商,看文件、听汇报、提意见,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社中央的会议,无论寒暑他总是争取到会,而且坚持到底。1986年,中共中央制定《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指导方针》这一重要文件,征求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对文件的意见。潘菽先生因脊柱压缩性骨折,医生让绝对卧床休息。他虽无法参加会议,但仍仰卧在床,手持放大镜认真地阅读了这份很长的文件,然后逐条口述让助手写下了好几千字的书面意见。就在他病逝的前两天,他还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中共中央领导同志主持的征求关于七届人大和政协人事安排意见的民主协商会,并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做了发言。

潘菽先生是我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的一生,是为祖国、为人民鞠躬尽瘁的一生,是为实现民主、振兴科学不懈奋斗的一生。在潘菽先生身上,集中而鲜明地体现着九三学社老一辈的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

今天,我们纪念潘菽先生,就是要学习他胸怀祖国、情系人民的爱国情操。在北大读书期间,他怀着满腔爱国之情参加了“五四”运动,是因火烧赵家楼被捕的32名学生之一。“九一八”事变后,他拍案而起,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政治纲领,积极从事各种形式的抗日民主爱国斗争活动。解放战争时期,他又参加了争取人民民主,“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斗争,并因此被国民党当局列入了黑名单。

潘菽先生继承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始终把个人命运同祖国和人民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把自己的知识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他不吸烟、不喝酒,在生活上没有什么享受,衣着向来朴素。他一生经历多次重大考验和艰难抉择,无论是积极参加五四运动,还是投身爱国民主斗争,无论是致力于国家科学教育事业发展,还是从事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工作,他都始终秉持爱国奉献、振兴中华的强烈信念。潘菽先生对祖国和人民无限忠诚的高尚品质,永远值得我们深切怀念。

今天,我们纪念潘菽先生,就是要学习他拥护和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矢志不渝跟党走的坚定信念。1933年,潘菽先生的长兄潘梓年被捕入狱。在营救长兄的过程中,他开始接触到中国共产党,逐步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条真理。此后,他对党由同情到逐步靠拢,以至坚定地跟着党走。中央大学的建党工作得到他大力支持,组织党支部的会议就是在他家里召开的。中大党支部成立后,也常在他家里开会。中大“新民主主义青年社”等党的外围组织的一批进步书刊也是由他帮助秘密收藏的。1940年国民党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一些地下党员奉命撤退。有位党员一时筹不到路费,潘菽先生毫不犹豫的解囊帮助,使该同志及时安全转移。

潘菽先生一方面靠拢和追随共产党,另一方面坚决不为国民党当局服务。1948年,解放战争的形势发生根本性变化,国民党当局的有些谋士为了挽救败局,鼓动士气,成立了“官兵心理委员会”,并邀集心理学界的一些头面人物参加会议,潘菽先生断然拒绝出席,也拒绝为《国防月刊》的《国防心理专号》写文章。1956年,年近60岁的潘菽先生光荣参加中国共产党。他在《自传》中写到:“人生活在世界上好比一只船在大海中航行,最重要的是辨清前行的方向。回顾我一生走过的道路,虽然也曾迷失过方向,但所感欣慰的是,很快就认准了北斗,拨正了航向,并且最后终于找到了自己应有的归宿。”潘菽先生这种“认准北斗”,像夸父逐日那样执着地追随党、赤诚地忠于党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今天,我们纪念潘菽先生,就是要学习他勤于思考、勇于创新的科学精神。潘菽先生一直认为,我国的心理学应该走自己的道路。20世纪40年代,他结合马列主义著作的学习,对心理学的一些根本理论问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思考研究,并特地为中央大学心理系的学生开设了理论心理学的课程,希望能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分析说明心理学中一些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开拓我国心理学的新方向。

新中国成立后,潘菽先生又提出了许多独具新意的深刻见解,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心理学的构想和框架。有人说,潘菽先生一生从事心理学研究的目的,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这是潘菽先生留给后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天,我们纪念潘菽先生,就是要学习他奋发有为、自强不息的优良作风。正如潘菽先生自己所说,人生道路“并不是现成的康庄大道,而仿佛是山间之蹊径,颇为崎岖曲折,有时还要披荆斩棘。”20世纪30年代,国内的心理学正面临危机,一些大学纷纷取消心理系,一些很有才干的心理学者也被迫改行。潘菽先生却丝毫不为所动,在报刊上接连发表文章,竭力争取社会对心理学的了解、重视和支持,鼓励心理学的同仁知所奋勉,知难而进,有所作为。文化大革命期间,心理学被诬称为“伪科学”,潘菽先生本人也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他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然坚信“心理学作为一门科学是砸不烂的,也是取消不了的!前途是光明的,是大有希望的。”他奋笔疾书,写下了50多万字的《心理学简札》初稿。他的这些感人事迹,在我国心理学界广为传颂,大家莫不受到鼓舞。

改革开放以后,为了尽快恢复和发展我国的心理学,年已8旬的潘菽先生不顾体弱多病,勤勤恳恳、不辞辛苦地做了大量组织领导工作,同时身先士卒地从事研究和著述。“老骥伏枥中,尚志在千里”,这是潘菽先生在《九十吟》中的诗句,也是他晚年精神风貌的生动写照。

同志们、朋友们,潘菽先生离开我们已经29年了。可以告慰潘菽先生的是,以他为代表的九三学社老一辈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正在大踏步前进,他们孜孜以求的美好理想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周围,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更加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更加努力为我国多党合作事业发展、决战决胜全面小康贡献力量,以实际行动和优异成绩迎接中共十九大和九三学社十一大的召开。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