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德赛论坛
周末的时光
发布日期:2017-03-02 来源: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2月19日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逝世20周年纪念日!巧合的是,上周末我来到了与小平同志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改革开放最前沿城市深圳。尽管深圳那两天的气温出奇的低,但一踏入这座城市,呼吸到海滨城市特有的空气,一股暖流禁不住地从心底升起,思绪闪电式地穿越三十多年时光隧道,一些传奇式的人物和经典的“深圳故事”迅速涌现于头脑中:邓小平、习仲勋、袁庚、梁湘、王石、马化腾等;改革、放开、股市、试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回想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不久,蛇口炸响了我国“对外开放的第一炮”,深圳创建了中国大陆首个出口加工区;那时的深圳常住人口31万(城市1万人,农村30万人),1980年8月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时,常住人口也不过33万,总面积约320多平方公里,而如今深圳常住人口约1200万,面积已达1997平方公里,大小几为两个香港。

深圳的成长当然绝不是她面积的扩充那般简单,而在于她发展方向的把握和建设者们克服困难、解放思想,特别是被过去左的意识形态等禁锢的头脑。即便从物理空间来说,初期的深圳因为是特区,因此管理者划定了大范围的边防线,外地人必须持有特区边防证才能入境,当时去趟深圳出差要办理的手续不比现在去趟香港容易,这不仅造成外地人的困难,其实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一道障碍,“关内”和“关外”这样的称呼似乎就是当地人对此“不公”划界的自我嘲讽;从无形的管理或制度而言,许多东西对于特区人来说都是“吃螃蟹”,没有前人的东西可以借鉴,曾经一度特区的改革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困难。此时,小平同志又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就像他在1978年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的作用一样,这就是1984年1月小平同志第一次视察深圳。他在几乎“沉默”的考察后留下的“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不啻为当地领导层拨开云雾、披荆斩棘,关于这些,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有着非常写实也很客观的描述。

其实,深圳的发展就像中国其他城市或国家的改革一样,充满了困惑,也走过不少的弯路。80年代末的深圳特区,发展的目标是“以工业为重点”,电子、塑料加工等企业林林总总,当时的深圳几乎成了外地打工者的“天堂”。时间走到1990年末,深圳证券交易所诞生,此时的深圳成为了最令全国人民“向往”的“淘金地”,也由此催生了不知多少充满喜怒哀乐的炒股故事,成就了多少百万富翁抑或倾家荡产的失败者。电视上用成麻袋装的身份证开户画面深深印入人们的脑海,也着实驱动了那些想借炒股发财的“勇敢者”,全民炒股几乎成为那个年代的“主流”,电影《股疯》更是惟妙惟肖地描写了当时许多人的疯狂和不理智,潘虹这位知性女演员似乎一夜之间就颠倒了形象,全民炒股的疯狂热潮就像潘虹饰演的角色一样“癫狂”。

疯狂归疯狂,历史总是有着它自己的规律,在特区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不仅特区即便是国家上层领导也产生了不小的阻力或异样的声音,90年代初,中国社会的发展似乎来到了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又到了体现小平同志气魄的关键时刻。1992年,小平同志第二次南巡,他来到深圳,发表了一系列不论是在中国共产党还是国家发展历史上都极为重要的谈话,例如“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特区姓‘社’不姓‘资’”等。

经历了这些坎坷,通过国家及当地领导人沉舟破釜般的努力,深圳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水到渠成”。三十多年了,深圳一直按照天时地利的客观条件和国家发展进程的节点来调整自己的社会结构和发展方向,初期的定位已经变成了今天以金融、港口、文创、软件、生物医疗、休闲度假等为核心的目标,过去一个以农业或渔业人口为主的小渔村,如今已经成为国际大都市,其规模和现代化程度丝毫不亚于香港和新加坡,其成就不得不令人感慨万千!

在深圳盐田港口考察时,忽然想到了新中国建立之初的一句政治口号——“要消灭城乡差别”,其实我国第一代领导人的这一梦想早在2004年就被深圳人实现了,当年深圳成为全国首个无农村、无农民的城市;不仅如此,今天每年经一线口岸出入深圳的人流就超过了2亿多人次,深圳实乃名符其实的现代化大城市,世界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奇迹在当代深圳人手里得到实现!我想,如果小平同志能活到今天,他该如何感想呢?

谨以此文纪念小平同志逝世20周年!(作者为九三学社中央思想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人口资源环境专门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邹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