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资料文库
56年的相濡以沫
发布日期:2016-04-25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徐采栋,中国科学院院士、九三学社中央名誉副主席。在这里,我们要讲述的不是徐老作为冶金物理化学家的学术造就、作为贵州省副省长时的实政勤干、作为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时“老马向西行”的精神,而是他与夫人欧阳善珠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爱情历程。

1946年,一艘轮船从重庆开往了南京,就在南京火车站,徐采栋和欧阳善珠第一次见面。一段爱情故事就从这一刻起,开始了……

一个在南京,一个在巴黎,通信订婚

当年,徐采栋是在重庆矿冶研究所,因为要去北京而在南京转车。与他同行的同事的爱人在南京政府的外交部工作,正好和欧阳善珠是同事。欧阳善珠和徐采栋都是江西人,同事有心要介绍他俩认识,便一同去送站。现在,欧阳善珠还能依稀想起第一次见到徐采栋时的印像:“觉得他人挺精神。”

相识时,徐采栋27岁,欧阳善珠22岁,说俩人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此后,他们开始了鸿雁传书。这一习惯一直延续到他们结婚。

第一次见面后不久,徐采栋考取了公费留学资格。这次公费留学考试是当时教育部举办的,全国参加考试的有几万人,录取的只有一百多人,并都在报纸上公示。徐采栋榜上有名,考取了法国格罗布电化电冶高等工业学院,欧阳善珠在报上看到后很是喜悦,至今还收藏着这张报纸。

出国前,因为要进行语言及礼仪培训,徐采栋再次来到南京,这也成全了他们的第二次见面。

徐采栋1946年9月去了法国,他们始终没有间断过书信传情。因为二战后,法国经济萧条,徐采栋在巴黎的日子很艰苦。“老徐在法国时都没喝过牛奶,规定牛奶只供应小孩。到了节假日,肉类食品凭票定量购买,老徐想打个牙祭,可一看到排着一公里长的队,就放弃了,他花不起这个时间。老徐就把票给房东太太。”欧阳善珠得知后,特别心疼,“看到他寄来的照片,真是瘦得不得了。”

1948年,他们决定订婚。按照当时的习惯,两家父母登报启事。因为他们的家人一边是在江西,一边是在贵阳,他俩约定各自在所在地登报。于是,一个人在南京,一个人在巴黎,分别刊登订婚启事。

因为爱人,回国后选择贵州

1949年,徐采栋获得了法国国家博士学位,他惟一想到的就是回国。但他也曾犹豫着,因为做会计工作的欧阳善珠希望能去国外学习先进的财会知识,她甚至已办理好了签证。

然而,欧阳善珠的留学梦想至今都没能实现。她选择了徐采栋的选择,因为新中国即将成立,百废待兴,正需要他们这样的科技人才,他最终坚持了回国的打算。

徐采栋回国前,欧阳善珠已随撤离的南京政府来到广州。1949年7月,徐采栋回国经过香港,欧阳善珠也相约而来。8月4日,他们在香港结婚了。

离别三年之久,他们终于如愿以偿结为夫妻。

婚后,他们面临的是选择一个居住地。徐采栋归国前,当时的教育部准备把他分到广州工作,但徐采栋最后还是选择了贵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欧阳善珠。因为抗战,她小时候就随父母由江西迁到贵阳,她对那里很有感情,而且一家亲人都在贵阳。

随后,徐采栋在贵州大学工学院矿冶系任教授。

炼出了贵州的第一块铝

之所以选择贵州,徐采栋还有另外的想法;“我是搞冶金的,贵州有全国最大的铝矿。”贵州这片贫穷的土地,却被徐采栋视为沃土,滋养着他,成就了他。

“贵州的第一块铝就是我在实验室里炼出来的。”徐采栋为此自豪,其实,欧阳善珠更是引以为荣。她和丈夫一起用铝箔剪成五角星,连同炼出的第一块铝块献给了省委。

刚到贵州,徐采栋在担任贵州大学的教授的同时,还担当着贵州工业厅技术室的骨干。“大学离贵阳市很远,老徐每周有20多节课,还要抽空回贵阳搞科研,而且都是骑着自行车来回跑。”一直很有事业心的欧阳善珠不得不暂时放弃工作,照顾刚刚出生的儿子和徐采栋从江西老家来的妹妹、姑母。

她没有埋怨,只有默默的支持,无论是后来徐采栋当了贵州工学院的副院长,还是贵州省副省长。她没有让丈夫为家务事心烦过,她知道有比家里更重要的事等着徐采栋。

欧阳善珠工作上,她也很谦让,为的也是不让别人说长道短。后来,她在省工业厅当会计,直到她退休,一级工资都没有长过,因为领导说她条件好,让她让给别人,她没说什么就让了,她只要踏踏实实地干好工作就行。她说,这是祖父对她的教诲,祖父看重儒家道义,她八个弟弟的名字都是祖父按照“仁、义、礼、智、信、孝、悌、忠”取的。

文革时,徐采栋和欧阳善珠都遭到了批判,在这最艰难的时候,他们互相宽慰。徐采栋挨斗时被扇了耳光,觉得很屈辱,欧阳善珠说,“没什么,那么多老干部都挨了批、挨了打,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行。”徐采栋被打得耳朵流了血,他怕爱人难过,还笑着说,“耳朵是被树枝刮出血的。”欧阳善珠一直没有忘记这句“玩笑话”。

桑榆暮景全家共相伴

1992年,跟随着徐采栋到九三学社中央任职副主席,他们全家迁往北京。如今,两位老人和他们的儿子、儿媳、女儿、孙子同住在一起,幸福自不用说。

徐老家的桌上摆着一大盒“怪东西”,要不说还真看不出是什么。欧阳善珠说,这是帮徐老卷的烟。徐老烟瘾大是出了名的,而且一般的香烟已经满足不了他,于是,只能拿贵州带来的烟叶直接卷成烟。每年冬天放暖气时,就是制烟卷的好时候。他们要把烟叶弄湿,卷成卷,再放在暖气上烘干。每次都做好几大盒,足够徐老抽一年。

在客厅墙上,一眼就能看到二老的现代婚纱照。原来,1999年是他俩的金婚纪念日,那时,徐老已是80岁,欧阳善珠75岁,他们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去照相馆拍了婚纱照,并选了这张最满意的挂在了客厅。

现在,徐老是九三学社中央名誉副主席兼院士委员会主任,每周有三天要去办公。欧阳善珠也闲不住,在老年合唱团、老年模特队中,她可是年龄最老的队员。别说,徐老还特别支持她,合唱团有比赛时,徐老会去观看,在女儿给拍摄的DV中,徐老一边拍手,一边哈哈直乐。模特比赛时,服装是自备的,欧阳善珠说,“每次做比赛服装,都是老徐出钱赞助。”

幸福洋溢在欧阳善珠的脸上,记载着56年的相伴相知。(原载《人民政协报》 2005年7月13日C1版  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