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议政建言
三位“九三人”在浦东新区代表团全团审议会上发言
发布日期:2019-01-29 来源:九三学社上海市委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浦东要在上海改革发展的火热实践中扮演不一般的角色、实现不寻常的作为、作出不平凡的贡献”,市委书记李强在参加1月27日的浦东新区代表团全团审议时说。

而这场审议会议也映证了“火热”两字。

会议前后持续逾3个小时,代表们“抢话筒”的热烈程度,甚至一度让书记李强插不上话。

三位来自九三学社的市人大代表爱新觉罗•德甄、王志敏、周瑜纷纷“发声”。

爱新觉罗•德甄:

中共中央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明确提出要“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其根本出发点就是要使农业农村现代化与整个国家现代化保持同步,特别是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和城乡融合发展。

现在郊区农村环境优美了,乡风文明了,治理有效了,但是怎样让农民的钱袋子更鼓?

上海又站在了改革开放的新起点上,上海的新目标是打造全球卓越城市,上海农村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虽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仍然落后上海整体发展的步伐,农村经济被边缘化,主要问题如下:

1.由于上海人多地少,造成长期的土地零散,导致农业产业规模发展滞后,全市纯农业远郊地区,普遍存在农业经济效益低,收入少,富农产业严重缺乏。

2.由于长期以来大城市“小郊区”的观念,造成对农村基础设施投入严重不足。

3.由于贯彻执行“195”、“198”地块转型减量,乡村企业逐步迁离和歇业,村级集体收入下降明显。村级集体经济萎缩,村级的经济发展动力不足。

为此建议:

1.农村振兴,规划先行。制定上海乡村振兴的百年计划。对富农产业进行资金支持与政策保障。

2.深化改革上海农村的土地政策,让农村有发展集体经济的政策机制和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建立上海农村产业发展基金,使其具有稳定的资产性收入。对减量与退出的“195”、“198”输出土地指标的乡村,市里要加大补偿力度。

3.根据上海农村的现状,因地制宜发展高科技农业、旅游休闲农业及富农产业,提高农村招工人员和农保人员收入,确保乡村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王志敏:

我是011号代表王志敏,也是去年的“张江男”。说真的,我为能够在这个历史阶段在张江工作,感到骄傲和自豪。作为一名张江的科研人员,我想从三个小切口谈一下想法。

一是推进科技体制改革,打造中国的弗劳恩霍夫学会。

我国科技实力处在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重要时期,创新驱动发展成为国家战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河北雄安新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指导意见》,把强化创新驱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作为第一重点任务。其实,很多科技发达国家和地区都致力于产业共性技术研发和产业化的专业机构,比如德国弗劳恩霍夫学会以技术研发为着眼点,为新兴技术应用创新做好基础工作,整个欧洲的很多科学家都以在弗劳恩霍夫工作为荣。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聚焦产业共性技术研发,依托上海科学院为改革试点,联动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转型发展契机,进一步做实上科院、做大产研院,共同为技术成果产业化转化和军民技术融合做贡献,努力打造中国的弗劳恩霍夫学会。

二是建设科研载体,搭建浦东张江生物医药协同创新联盟。

医药产业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研发周期长的特点,医药产业的发展呈现集聚趋势。不过,我们真正意义的First-in-class药物还比较少。从药物开发的市场规律来说,立足全球市场的研发企业单独为中国患者来定制新药不会是主流,美国人不会优先为中国人开发新药。那么,如何建立我国自主的“创新药”研发的全生态链体系,实现药物研发从跟随到创新阶段源头前移,真正进入从疾病种类选择、基因功能靶点发现、化合物筛选的原创性研发阶段?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面向国际基因组学研究的科学前沿,面向我国生物医药自主研发的重大需求,聚集张江园区生物医药企事业、临床医疗机构、科研院所,本着“集中力量、共建共享、协同创新”理念,本着谁投入谁获益的原则,通过企业需求推动、政府引导、联盟合力,进一步缩短新药研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提高药物研发的成功率,为实现"健康中国2030"保驾护航。

三是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让科研更有意思。

上海是中国最讲规则的地方,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对待科研人员也应该变“管理”思维化为服务思维。比如国家提出要落实“科研人员获得的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现金奖励计入当年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但不受总量限制,不纳入总量基数”。但其实,一个成果的转化周期非常长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成果可以直接转化。

此外,一些单位由于机制体制问题受困,多年没有涨工资。我们上海、我们浦东是否可以做一下尝试,比如对一些技术服务横向收入分配不纳入总量基数,对于多年没有涨工资的单位,参考横向对比取消8%的增长额度限制,让更多的一线科研工作者获得改革的红利。让科研人员可以更加静心地做事,从心底里为自己的科研事业感到骄傲,让科研更加流行起来。

最后借用一句诗,“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希望张江科学城除了是大科学家的乐土,也真正成为普通科研工作者的圣地。

周瑜:

21日,习近平书记在中央党校讲到化解中国当前七大领域的重大风险,首先就是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要高度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思想工作,不断创新工作内容和形式,教育引导形成正确的“三观”。

有市民(高级知识分子)向我反映,上海的地铁站等公共场所及商业广场放置了面貌可爱的娃娃机和礼品机等,从早到深夜都有情不自禁的市民游玩,连不懂事的小孩也吵着要玩,甚至有学生因此用光了零用钱无法坐地铁回家。

面貌可爱的娃娃机和礼品机等实质上是赌博机,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公共场所的设施应具有正确教育、宣传及引导大众正能量的责任,贯彻以高雅、自然之境和倡导环境安全、健康之理念。

培养年轻人和下一代,在国家领导层面肯定有宏观的考量,但最终仍要落实到实际中,落实到点点滴滴中。个人和公众的注意力都是有限的,如何把有限的注意力(也就是学习时间)用在有用的地方非常关键,值得我们深思,如果整个社会都在“玩”,又怎么进步呢?现在,我们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不缺少吸引注意力的东西,而需要持之以恒地关注,这就需要有取舍,把不需要的、消耗个人和社会注意力的东西减掉。这对培养身心健康、勤劳勇敢和具有“工匠精神”的公民意义重大。(参考上观新闻、《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