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关于深化医疗体制改革的几点建议
发布日期:2016-12-05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省政府参事温洋,九三学社社员、广东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蒋源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成绩显著,2015年人均寿命74岁,比1976年的65岁提高了9岁。“十二五”期间实现了医保的全覆盖,推进了公立医院改革,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完善,大力推进了社会办医和健康服务业。但自1985年提出“放权让利,扩大医院的自主权”以来,医院和医生在逐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医疗的公益性荡然无存。将原本是救命与被救命的关系,变成了拿病人的生命做交易的关系,这不仅仅是对医生群体的威胁,而且是对全社会每一个人的威胁,必然会激化医患矛盾。虽然有关部门制定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执业医师法》、《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药品管理法》等相关的法律法规,但是处理医疗纠纷的有关法律法规仍很不完善,主要依据的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民法通则》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目前,我国在处理医患纠纷上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医患关系的法律范畴未能明确。医卫界不希望医患关系属于民法范畴,是因为《民法》、《消法》的补偿标准远远高于《条例》的补偿标准,动辄几万到几十万元,而患者则希望按照《民法》和《消法》补偿标准来补偿;二是医疗事故鉴定的法律效力尚存争议,人民群众对“医学会”这类的社会组织信任度不高。目前许多地方医疗事故的技术鉴定都是由当地医生来完成,容易出现偏袒医院方面的鉴定结果,造成患者对政府有关机构和法律的不信任,遇事走极端,依靠暴力自行解决问题。

为了防止此类案件的重演,特提出以下建议:

一、由全国人大制定《医患关系处理法》,以明确医患双方在医疗过程中的权力、责任和义务。应将全国人大的《民法通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相结合,制定新的医患关系法律,应规定“国家实行医疗责任强制保险制度,设立医疗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以保护医生和患者双方的权益;

二、推广“非诉讼”式调解解决医疗纠纷的做法。在目前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的情况下,单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医患矛盾并不可行,在卫生行政机关调解之外发展从事事故技术鉴定和调解功能的民间组织,可以充分发挥作为中立调解人的专家在医疗事故鉴定和纠纷解决中的有效作用。可借鉴惠州市向乡镇派驻法律顾问,以调解医患矛盾。

三、强化地方政府的社会救助与心理辅助职能,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应深入出事医院开展工作,调查了解事件真相,对医护人员进行安抚和慰问,鼓励和支持他们坚守岗位,救死扶伤;深挖历史根源和从恶者动机,要调查清楚,公开真相;加强媒体监管,传播真实情况,多宣传医疗界的正面典型。不能再让医生做社会问题的替罪羊和病人的泄愤者。加强卫生医疗机构的防护工作,给予更加有力有效的警备支持。

四、逐步取消公立医院的市场化运作机制,回归公益性质,允许民营医院市场化运作,但对其医师的执业资格和运行情况要严格监管,可通过医师、律师、会计师等行业协会,即第三方社会组织来进行;严格实行分级转诊制度,建立社区家庭医生与居民签约服务制度;实行医保制度并轨,解决少数人占有大部分公费医疗资源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