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关于制订国家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的思考与建议
发布日期:2017-04-03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九三学社成员、清华大学附属北京市垂杨柳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赵黔鲁,九三学社中央监督委员、思想建设中心副主任、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中央统战部6局建言献策信息员、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郑晓东说,随着我国医疗改革向纵深推进,社区卫生服务定位于两大功能:第一,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自2009年启动《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以来,财政出资向全民免费提供,至2016年,人均费用从原来的15元增加到了45元,服务项目由原来的9类增加到12类,为辖区居民提供预防、慢病管理和老年人健康管理等13项服务,突出公平可及的特点,使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发展日趋完善。第二,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主要为居民提供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服务以及部分疾病的康复、护理服务,向医院转诊超出自身服务能力的常见病、多发病、危急和疑难重症病人。目前,这部分供给能力不足,成为最大的短板,主要原因如下:

1.缺少配套政策:国家层面还没有制订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及配套政策,社区实际操作中缺少政策指导。

2.硬件投入不合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采取统一“标配”政策,造成资金投入效益不高。一方面,一些不具备开展该项工作的中心存在设备闲置;另一方面,一些具备条件的中心因受到标配设备的限制,又不能进一步开展工作。

3.社区医护人员严重不足:社区平台低,不利于人才成长,加上薪酬待遇普偏低,对人才和人员缺乏吸引力,导致全科医生的数量和能力均不足,对大部分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水平不高,得不到居民信任。比如,2014年北京市朝阳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配置中,执业全科医师850人,注册护士1419人,医护总数2269人,其中正副主任医师88人,其中副主任护师仅4人。因受人员编制限制,社区医护专家数量偏少。

根据《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要求,到2020年,每千常住人口基本卫生人员数达到3.5人以上,按照这一标准,如果以2015年底朝阳区人口总数270 6249人(含京籍非朝阳户籍)为基数,到2020年,朝阳区基本卫生人员大约需要9472人,2014年中医护总数2269人相比,社区医护人员需求存在巨大的缺口。在全国范围内,朝阳区社区卫生服务条件是比较好的,其他省市社区医护人员缺口可能更大。

4.绩效考核不合理:由于基本医疗服务缺乏规范标准,绩效考核缺乏政策依据。目前,社区卫生绩效考核是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项目为核心内容,严格按照《关于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人社部发〔2009〕182号)执行,其中规定 “实施绩效工资后,不得在核定的绩效工资总量外发放任何津贴或补贴,不得突破核定的绩效工资总量”,这一封顶政策违背了多劳多得的原则,也限制了有效的补偿机制和激励机制。相比于医院工作人员,社区医务工作者薪酬待遇普遍偏低,面临招不上人、留不住人的困境。

因此,为了实现“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医改目标,制订国家基本医疗服务规范、完善基本医疗绩效考核机制、提高社区医务工作者待遇是关键。

为此建议:

第一,尽快制订国家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试用版。为持续提升社区基本医疗服务能力,应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瞄准临床常见病和多发病,对国际疾病分类(ICD-10)进行粗筛,以社区卫生机构硬件设备,疾病发生轻重缓急,严重程度、诊治难度及风险大小等为条件,筛出适合在社区卫生机构诊治的基本疾病分类目录,规范服务项目标准,并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医院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范围有明确的界定与衔接,开展试点,建立机制与配套政策,逐渐完善,为制订《国家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提供依据,为构建我国分级诊疗模式打牢基石。

第二, 完善基本医疗绩效考核机制。根据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对达到标准所需人力、消耗时间和风险大小等因素进行量化评定,合理确定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的标化工作量,形成基本医疗服务规范标准可比对的衡量标准,作为各类资源投入与考核分配的基础依据。

第三,完善社区卫生绩效考核体系。根据社区卫生服务两大定位功能要求,绩效考核应与之匹配,建立分层绩效考核指标体系及适应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建立激励机制,在人事部门核定的绩效工资总额范围外,允许区县卫生计生主管部门利用各社区卫生机构滚存结余资金建立绩效考核专项奖励资金;专项经费允许人员经费发放,实行动态调整的绩效工资总额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