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建议加强规范家政看护服务行业
发布日期:2017-10-16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参政议政部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九三学社成员、北京金隅股份有限公司技质环资部循环经济主管侯光胜说,随着我国老龄化趋势加剧,人口老化速度快、老龄人口规模大问题严重。根据网易新闻公布的统计数字,目前,中国约有2亿独生子女,预计到2050年达到3亿人,其中30岁以上独生子女占55.3%。另外,根据统计,城镇35岁以上失独家庭占9.65%,丧子时平均年龄在54岁以上,失独后存活年限超过23年,更加重了养老负担。在当前公益性服务设施建设相对缓慢情况下,家政看护服务仍然是解决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一老一小”看护托管问题中坚力量,市场需求量极大。

而以政府主导的家政服务产业、尤其是“一老一小”的看护托管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社会资本建立的家政服务公司,由于对家政服务人员的管理、培训等方面存在严重不足,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导致家政服务人员和雇主发生矛盾和冲突,甚至出现虐待老人、儿童的事件时有发生。

为此建议:

一、建立家政看护服务行业标准体系,加强日常监管

对家政看护服务从业人员按照幼儿托管、老人看护等进行分类,对具备条件的专业技能、家政服务企业内提高从业人员雇用条件门槛,加强日常监督、工作考核,建立完善全国统一强制性标准体系。对家政服务人员实行职业许可制度,家政企业在招聘时可对接公安部门,了解招聘对象有无违法犯罪记录,核实保姆健康证明。建立家政公司联动责任机制,服务人员若出现问题,家政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尽快建立市场准入机制,提高家政企业和服务人员的准入门槛,开展技能及职业道德、法律知识培训,并定期进行再教育。监管部门在充分发挥行业协会自律管理基础上,加强对家政公司,服务人员的监管和审查,定期考核。

二、整顿规范存量家政服务业企业,培育服务品牌

逐步淘汰中介型家政业,将服务意识强、具备一定规模的经营场所,以及硬件设施完善的存量中介型家政服务企业向员工制或会员制企业转型,对不适应市场要求的予以清退。对员工制和会员制家政服务企业标准体系进行考核,考核结果与企业信用等级及奖惩挂钩。同时,以社区为中心,建设一批老年福利服务设施,健全社区老年福利服务网络体系,如社区医疗保健站、托老所、养老院、护理院、照料中心、文化活动中心等,并列为社区建设重点工作。这些设施要适度向独生子女家庭倾斜。探索“抱团养老”“结伴养老”等新方式,让更多老人从家庭养老走向社会养老。选取一部分考评等级高、从业人员服务质量好的家政服务公司,加大政策扶植力度,培育一批规模大、信誉好的家政服务企业,树立家政服务的形象和品牌。同时,利用社区宣传栏、社区网络媒体等加强对家政服务业的舆论引导教育,转变人们的思想和观念,为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创造良好的从业环境,提高社会的认可和接受度。

三、提高行业专业化、职业化、信息化程度

一是职业教育政策向家政专业倾斜。支持高校、职校开设家政服务业学科,在“家政管理和服务”专业方面形成中专、职校、高职高专、大学及研究生等完整教育体系,支持有关院校与家政服务企业施行“校企合作”,开展家政服务订单培训,提升培训质量。二是提高家政服务职业化程度。严格实施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制度,加强制度设计,通过与社会管理系统对接、与劳动力输出地对接、与职业教育体系对接等方式,确保家政从业人员必须健康证明、有效身份证明、职业培训证、技能等级证等“四证齐全”才允许上岗服务。探索推出家政从业人员注册登记制度,实行一人一卡一号的实名制管理,推广甘肃省白银市新观念家政公司的经验,确保家政从业人员身份、健康、技能、社保、保险等信息准确并纳入城市信息系统。三是提高家政服务业的信息化程度。应用“互联网+技术”来加大“家政服务网”建设力度,把“家政服务网”建设成为对接供需、规范服务、保障消费安全的有效载体,推动家政服务市场化、品牌化、连锁化、规范化发展。完善“家政服务网”标准化建设,通过电话、网络等信息手段,无偿为市民、企业提供供需对接服务,并整合各类家政服务资源,促进家政服务网络体系不断完善,为城乡居民提供便利、安全的服务。

四、开展雇主用人前教育

在雇主与家政服务公司签订人员聘用合同前,需接受由街道、社区或行业协会组织的至少1天(8学时)的用人前教育培训,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和责任,以及发生纠纷的处置方式。

五、发挥行业协会作用

政府指导行业协会定期开展对家政服务企业以及家政从业人员的培训,提升从业人员的服务能力,督促从业人员遵守职业道德。要按服务行业的细化分类,由行业协会加强对家政服务企业以及从业人员的服务能力和个人信用的考核评测制度,公开相关信息,供有需求家庭和机构选择。同时,加强对家政从业人员的管理,锁定行业协会和家政服务企业的社会责任边界。可由行业协会提出不同能力和信用等级服务人员的建议收费区间,以相对统一社会服务价格,避免无序的价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