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关于进一步规范管理我国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7-12-13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九三学社社员、高鹏(上海)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合伙人谢向阳说,我国现阶段金融资产交易所则主要由地方政府监管,属于区域性的交易场所。金融资产交易所主要业务分为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产收益权交易业务和融资类业务。

由于金融资产交易所业务上主要受地方金融办的管理,相较于全国性的交易所受到一行三会金融监管机构严格的约束,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业务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因此受到越来越多金融机构的青睐,并成为了地方政府县级平台融资的主要途径,更是成为了互联网金融平台项目增信或者销售的重要渠道。

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有:

1、各地金融资产交易所缺乏统一监管

由于地方金融交易所主要受地方金融办监管,其业务开展一般只需在当地金融办报备即可。一行三会亦未对金融交易所严加管控,在中央层面缺乏对于金融交易所予以专门监管的部门。另一方面,我国目前对于金融交易所在法律层面上并未予以统一规定,相关规定散见于国务院意见或其他部门的通知之中,相应效力也不及法律层级高。在此背景之下,金融资产交易所无形中加大了地方区域性金融风险。

2、未严把准入门槛

根据38号文的规定,在名称中使用了“交易所”字样的,都必须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在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前,应征求联席会议的书面意见。另根据37号文的规定,名称中未使用“交易所”字样的,监管办法由省人民政府自行决定。因此出现了名字中使用“交易中心”字样但是业务范围和常规的“金融资产交易所”并没有区别的交易所。无疑这是一种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规避审核监管的行为,同时也造成了“交易中心”数量众多、良莠不齐的现状。甚至部分“交易中心”未获得任何政府机构的批文。

另据笔者了解,目前并非所有的金融交易所均是由省级单位筹办,有多家和互联网平台合作的金交中心是民营企业。比如百度理财合作的西安百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和开鑫金服合作的江苏开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就是民营企业,并且是百度理财和开鑫金服的关联方。

3、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不规范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7年6月30日发布了(整治办函[2017]64号)《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以下简称64号文)。该文明确要求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互联网平台须积极配合各类交易场所,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近期,陆金所、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已停发并下架金交所标的。

目前在互联网平台发行金融资产交易所产品的主要方式为资产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和定向委托投资计划,这些都是违法违规的重灾区,亦是本次64号文所述的监管重点。

为此,建议:

1、统一立法,制定配套细则

总体而言,在法律层面上应对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予以进一步规范。在统一立法时应进一步强化合规审查的透明度,优化省级政府与联席会议的协同监管制度,提升监管效率、健全风险把控机制。

同时建议应及时通过立法、制定配套细则等方式填补类似前文所述“交易中心”这样的立法缺失与监管空白,在不阻碍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发挥自身优势的前提下,通过统一立法全面完善对我国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规范管理。

2、提高监管层级,以合规为前提开展金融创新

目前现有的金融资产交易所中部分机构运营较为规范,并能有效利用自身特色弥补传统金融交易平台的短板。之所以目前金融资产交易所主要由省级地方政府审批监管,初衷是希望能结合地方特色,在较少干预下拉动地方金融资产交易的内需,促进当地的金融创新与发展。然而给予空间并不代表可以随意突破监管、规避监管,甚至影响地域经济的稳定发展,形成区域性系统性风险。

建议适时提升目前对于金融资产交易所的监管层级,尝试建立多部门联合、跨部门监测的监管和防控机制。针对目前的联席会议制度,首先未赋予在该层级上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置权限和具体处罚方式。其次,地方省级政府的监管信息透明度不高,在中央层面也没有相应的定期通报制度,并且地方政府的金融专业性也远不及一行三会。

3、积极探索新的监管模式

(1)建立金融资产交易所负面清单制度。主要包括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业务负面清单及全国范围内金融资产交易所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制度能有效提示风险,填补目前信息公开不足的问题。

(2)加强对金融资产交易所与其他金融机构、企业单位合作的风险监测。建立更为严格的审批制度,明确金融资产交易所与其他方合作行为必须获得相关部门的备案及批准。同时探索建立合作风险监控制度、交易所定期汇报制度等监管制度,保证对合作的风险监测。

(3)建立对金融资产交易所的考核评估制度。由业务主管部门建立一套系统的考核评估制度,定期对各地金融资产交易所业务开展情况予以考核评估,并形成末尾淘汰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