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推进老旧社区微改造 实现城市逆生长
发布日期:2018-07-23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九三学社社员、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上官莉娜说,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老旧社区(背街小巷)的改造整治,看上去不是“大工程”,却关乎百姓的幸福指数,甚至关乎老百姓对城市管理者的人心向背。目前,老旧社区改造存在的问题主要是:

一、硬件设施老化,软件服务匮乏。老旧小区的落水管、电气管道、绿化等设施开始老化,亟需更换;社区服务、街头游园、停车场、电梯等设施功能需要优化提升。多数老旧社区并不在各级政府改造计划之列,普遍缺乏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由于历史原因,老旧社区大多没有专项维修资金,即使有也是杯水车薪。同时,大多数老旧社区居民物业管理费的收缴比例普遍较低,物业收费加上配套用房出租收入仅能维持日常的物业开支和管理人员工资,物业管理企业因运营困难而撤出的事件时有发生。

二、社区生活缺乏活力,差异化特色不够鲜明。一方面,城市还存在许多老的商业街区、近现代里分街区、近现代租界街区、革命文化街区、工业文化街区和近代教育文化街区等,这些社区除了要进行硬件设施改造升级,还需要营造文化氛围、挖掘公共活动空间、完善社区便民服务网络,植入新的城市功能,才能实现街区生活方式和空间品质的双重提升,实现激发城市内生活力的终极目标。另一方面,老旧社区中老年人口数量大,对养老设施的需求最为迫切,然而目前老旧社区养老设施严重不足,难以支撑居家养老。

三、目前既有改造工作,缺乏规划指导和统筹。目前的改造方式,基本上是房产部门修房、建设部门修路、园林部门绿化,单兵作战、各管一方,缺乏前瞻性、统一性的规划设计作指导,缺乏集中统筹部门,其结果是政府投入大、收获小,未能从根本上(即功能上)解决老旧社区问题,城市更新的目的(激活社区)也难以实现。

为此,建议:

一、摸清家底、规划先行。摸清老旧社区的实际状况,科学测算基础设施改造投入费用,并根据轻重缓急制定改造方案和实施步骤。要协助街道深入社区调研,对社区改造范围、改造内容及改造方式进行综合研究,科学制定社区规划方案,明确改造目标和要求,对社区“微改造”方案进行社会征集和评选,对社区改造实施过程进行统筹指导和验收。

二、定位精准、功能优化。一方面增强老旧社区的“识别度”。根据历史发展、地理位置、体制归属、居民结构等方面的差异,明确定位,彰显社区特色,如居住型“慢生活”社区,工业文化社区、教育社区、商业文化社区等,在街区内设立邻里互助中心、书吧、阳光驿站、24小时便利店等专项便民设施。社区不仅发挥宜居功能,更成为陶冶性情、增进邻里交往、提升公民素质的公共活动空间。另一方面重点关注老旧社区“适老化”改造。由于场地条件有限,难以新建集约型、大规模的养老设施,如何挖掘社区内闲置资源通过空间整合转化为小规模社区养老设施,在不切断人缘、地缘、维系老旧社区的社会关系前提下,实现居住文化的延续和养老功能的创造性转化。

三、整合资源、协同推进。解决“群龙治水”,整合政府各部门涉及老旧社区的工作计划,确保不重复、不遗漏、不反复。统筹调度人力、财力、物力予以支撑。一是区政府对社区改造过程中涉及的建筑、道路、停车场、管网、绿化等硬件设施的改造工程,统筹协调街道、房管、建设、水务、园林、城管等部门,列出任务清单,明确责任分工。二是国土规划部门统筹消防、图审、房管、文化等单位,对社区改造工作中涉及的消防、结构安全、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利用等进行专业技术指导,建立联合审查制度。总之,政府各职能部门要打破壁垒、协同创新,在老旧社区改造中切实担负起应有的职责。

四、政策支持、广泛动员。一是对社区改造中增加的公厕、电梯、停车等功能设施,给予容积率免增的政策支持。二是将其列入市区两级财政预算,同时有效吸纳社会资本,引导居民自觉履行交纳物业管理和专项维修费用的义务,发挥自我造血功能。具体而言,可以筹集的资金包括政府社区改造资金、住房维修基金、居民自筹资金(主要是电梯)、社会募集和少量土地平衡及商业出售资金,前期规划部门可以协调补充规划经费。三是广泛动员、形成合力。采用“2+2+2”模式,即“市规划局+区政府、街道+社区、居民+志愿者”,亦可考虑委托第三方评测机构对“微改造”效果开展评估,让政策落到实处、效果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