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社员风采 >> 撷秀拾才
单霁翔:文化的力量
——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
发布日期:2019-12-16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主讲人简介:单霁翔,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高级建筑师、注册城市规划师。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师从两院院士吴良镛教授,获工学博士学位。现任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中央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历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房山区委书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国家文物局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

2012年1月,我到故宫博物院工作。这里有多个名称,代表着不同的身份:首先它叫紫禁城,表明这里是明清两代的皇宫,今天保留下世界上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第二个名字叫故宫,1912年2月清朝宣统皇帝宣布退位,有了“故宫”这个名称。今天在这里保存着历代文物藏品,成为世界上收藏中国文物最丰富、最珍贵的一座宝库。第三个名称来得更晚,1924年在冯玉祥发动的“北京政变”中,末代皇帝溥仪被驱逐出宫。从1925年10月10日开始,这里又有了一个新的名称———故宫博物院,成为一座对社会开放的公共文化设施。今天更成为世界上每年接待观众数量最多的博物馆。

同样一个地方,拥有这么多的世界之最,在这里工作怎能不让人充满自豪感和责任感?但是,当我真正成为一名故宫博物院员工,每天走在观众中间,设身处地地体验人们的参观感受,这些世界之最竟很难真正体会到。因为这些世界之最还没有完整呈现出来,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于有品质的文化生活更加向往,因此更重要的是这些文化遗产资源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为人们的现实生活做出贡献。当观众走出故宫博物院的时候,回顾这次难得的文化之旅究竟获得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而故宫博物院缺少的是“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不足的是人文关怀,因此必须要改变。

管理改革:从观众角度出发

改变,要从观众走进故宫博物院的时刻开始。首先对故宫博物院门前的广场环境进行了整治,整治后的故宫端门广场清新、庄重、典雅,使人们能够充满期待地走进这座文化殿堂。

长期以来,人们到故宫博物院午门前,买票、进入就是一个困难的过程。于是,我们将端门广场西侧的朝房收回、维修,用作售票,这样就保证了观众来到故宫博物院,3分钟内就能买上票。希望观众能在买票的环节上省很多时间,用这些时间多看一两个展览,那么故宫博物院举办的展览,也就有更多的观众欣赏,对于观众和故宫博物院都大有裨益。

故宫博物院的入口是午门,午门正面有三个门洞,过去买票的观众只能走两边的小门,中间的大门却不能走,留作贵宾车队通行。这样就造成两边的小门前经常排着长长的队。于是,我们就向有关部门请示,机动车能否不再开进故宫午门,使观众不再排队。经过努力协调故宫博物院就发布了公告,机动车不允许再开进午门。自此以后,故宫午门的三个大门就都打开了,观众再也不需要排队等待,也可以走中间的大门。

实际上,这些措施的实施,开启了故宫博物院的一场“管理革命”———究竟以“自己”管理方便为中心,还是以“观众”参观方便为中心?如果以自己管理方便为中心,就会设置很多让观众感到不方便的措施,但是反过来,如果以观众方便为中心,那么对于过去几十年的做法都要重新审视,该改变的就要改变。当然,验票、安检还是需要的。

当人们走进故宫博物院,大部分观众是第一次来参观,找不到前去的方向,标识不清楚。所以,根据故宫的环境色彩来进行设计,我们制作了统一的标识牌,放在经常被问路的地方。随着开放区的扩大,标识牌不断增加。但是仅有这些静态的标识牌是不够的,因为人们还需要了解每天的动态信息,于是又开始增设电子标识牌,把当天的信息,近日展览的内容及时告诉观众。同时,还提升了自动讲解器功能,方便人们各取所需。此外,今天人们接受信息的方式和手段还在不断进步,于是开始加大免费WiFi互联网服务覆盖,使人们能够自主获取新的信息。这样的努力将永无止境,今天已经进入5G时代,如何利用新的技术更好地为观众服务,需要继续探索。

此外,对故宫博物院内的洗手间、座椅都进行了一场“革命”。如今,上厕所不用排队,还有安全的座椅供人们休息。

长期以来,中轴线上的层层大殿内都是黑黑的,天越亮大殿内越黑,难以看清楚建筑室内的情景。如今随着科技进步,我们研究了妥善的解决办法。经过一年半反复调试,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等均被点亮。由此,我们认识到,并不是人们看不到就表明文物得到了应有的保护,而只有观众获得了文物保护的知情权、监督权,文物才会保护得更好。

内外兼修:艰苦卓绝的环境提升

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设施,做一切事情最重要的前提是要确保安全,保证观众的安全、保证文物的安全。故宫是由近1200幢木结构的古建筑组成,防火压力很大。除了防火,故宫博物院还有一个非常严峻的安全挑战,就是防盗。

我到任时,全院上下进行了5个月的安全隐患排查,走遍了故宫9371间古建筑和现代库房、临时建筑,对每个房间都进行登记、拍照,查找。在这一基础上,启动编制了一套“平安故宫”工程文本,详细记录了所查找的七项安全隐患:火灾、盗窃、震灾、文物腐蚀、库房存在的隐患、市政基础设施存在的隐患、可能发生的观众踩踏等。“平安故宫”工程文本及时上报国务院以后,很快获得了批准,于是启动了为时8年的“平安故宫”工程。

首先,故宫博物院建立起强大的安全防范新系统,设立了5个中控室,室内有65面大屏幕,连接着3000多个高清晰摄像头。同时,加强了故宫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动态的、静态的,物质的、非物质的,可移动的、不可移动的,24小时全时空、全天候进行监测。在防震方面,展台、展柜增加防震设施。特别是将文物藏品装入囊匣,再装入具有防震功能的密集柜,更加妥善地保护文物藏品。

在防火方面,合理布局高压消火栓的位置和数量。故宫这片区域平缓开阔,雷会经常“光顾”,因此要不断地提升防雷设施的水平,增加日常的检查监测频度。还不断研发先进的大型消防装备和专用的小型消防装备。同时,年轻员工组成的义务消防队经常进行训练,各部门员工也都要参加消防运动会,进行消防技能演练,提高消防意识;除了消防队员,机器人也参加演习。总之,只有时刻保持战备状态,才能在发生火灾后及时扑救。当然,更重要的是不能发生灾害。

经过三年艰苦卓绝的环境整治,故宫博物院的面貌从内到外全面改观。我们终于兑现了一个庄严承诺,就是在5年前故宫博物院对社会宣布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我们实现了这一目标。紫禁城是1420年明代永乐皇帝时期建成,2020年是她的600岁生日,我们希望人们再次走进故宫博物院,看到的只有古代建筑,没有一栋影响安全、影响环境的现代建筑。

研究是博物馆的三大职能之一。为此,故宫博物院成立了故宫研究院,并先后成立了故宫学研究所、考古研究所等26个研究所。如今越来越多的项目也进入了国家重点研究课题。

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藏品中还有一个富矿,就是尺牍。它们不仅用于书法研究,还可以揭示出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故宫博物院还保存有1.8万张老照片和2.7万张老照片的玻璃底片,直接讲述那个时代的历史,其研究也是一项需要艰苦付出的基础工作。

削峰填谷:限流与分流

其实,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为每天大量进入故宫博物院的观众服务好,挑战的严峻在于故宫博物院观众数量的增长速度太快。

对于故宫博物院来说,每年除了要接待1700万买票的观众以外,还要接待大量各国来宾,数量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每一次接待都需要制定疏导观众的预案。同时,故宫博物院每年还要接待将近60万的学生,因为每星期二对学生集体参观实行免费,更需要注意安全。

面对这一状况,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即“削峰填谷”。只有将高峰日观众的数量控制下去,才能获得安全。于是就划了一道线,即每天只接待8万观众。这道线划起来容易,实施起来却非常不容易。故宫博物院用了两年时间进行宣传,广而告之。同时,积极引导旅游团在淡季参观故宫博物院,在淡季把展览办得同样好,吸引观众愿意淡季前来参观。随后,在淡季实施了一系列免费日,例如教师免费日、医务人员免费日、军人免费日、大学生免费日、志愿者免费日、环卫工人免费日、公交司乘人员免费日等,让不同的观众们来体验。

经过努力2016年故宫博物院终于实现了全年观众限流成功,即70多天超过8万观众的日子没有了,越来越多的观众自愿选择淡季前来参观。几年来一直都很平稳。

实现观众限流的成功,对于故宫博物院来说是历史性的成果,经过努力基本消除了观众过度集中可能引发的踩踏隐患。于是,“得寸进尺”,开始谋划观众分流措施。分流就是防止观众在一个时段集中进入故宫博物院,特别是早上8点半至10点的时间段。故宫博物院采取的办法是网上售票,观众可以预约10天之内的票,如果来不了可以免费退票。即使这样,2014年只有2%的观众选择预约,98%的观众仍然在售票窗口购票。加大宣传以后很见效,2015年预约的观众达到了17%。2016年国家批准故宫博物院使用支付宝收款,预约的观众达到了41%。2017年国家批准故宫博物院使用微信收款,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购票的比例逐渐提高到了70%左右。于是认为时机成熟,就关闭了所有的售票窗口,改为全部网络售票。这在当时也是一项大胆的决定,因为还没有一个博物馆或景区实行全部网络售票,结果全部网络售票居然一举成功。实施全部网络售票两年多来,没有接到观众投诉。限流成功了,分流成功了,人山人海的故宫博物院一去不复返了。

我在故宫修文物:引发全民关注

真正解决人们参观质量的问题,不但需要限流和分流,还要靠扩大开放。从2002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启动了“故宫整体维修保护工程”,要用18年的时间,即2002年至2020年,把故宫的古建筑全部维修保护好。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计划,今年已经是计划执行的第17年,到明年最后四个维修保护项目竣工,这一轮故宫古建筑维修保护工程计划就全部得以实现。

第一个维修保护的是武英殿,今天成为故宫博物院陶瓷馆。西部区域最大的宫殿是慈宁宫,腾退以后也进行了维修保护,今天成为故宫博物院雕塑馆。在维修保护古建筑的同时,故宫博物院还“纠正”了一些历史上的遗憾,还收复了那些历史上被别的单位占用的区域。如在北海和景山公园中间的大高玄殿,如今大高玄殿维修保护工程即将竣工,实现对社会开放。

故宫博物院还有一项每天都要开展的重要工作,就是文物藏品修复保护。对于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数量最多、价值最高的博物馆,这方面的任务很重。长期以来,故宫博物院采取原工艺、原技术、原材料,发扬工匠精神,凭丰富的经验进行文物藏品修复保护。如今还要加上科学技术的力量,并采取传统技艺与科学技术相结合的方式修复保护文物。因为我们面对的文物藏品是有生命历程的,因此在文物藏品修复保护过程中,应该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信息,不改变文物的原状。

为此,故宫博物院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文物医院,即故宫文物医院。今天,当文物藏品进入故宫文物医院,首先会得到分析检测。一套分析检测报告和治疗方案出来以后,才会送到青铜器修复保护的专家手里。为此,故宫文物医院配备了先进的、实用的设备,这两年又增加了一百多台专业设备。它的第一批“病人”就是4年前出土于江西海昏侯墓的青铜器。有了专业仪器设备的加盟,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修复水平如虎添翼。

一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上映后影响很大,其中点赞最多的居然是年轻人,特别是在校的同学们,没想到这部慢节奏、充满文化情怀的纪录片打动了他们,此后每年希望入职故宫博物院的同学们持续增长。因此,故宫文物医院实施对公众开放,成为面向观众特别是年轻人科学普及的地方,讲述博物馆背后的故事。在开放日,观众通过预约可以了解文物修复的过程,参观文物修复保护的成果。

社会公众关心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保护,但是长期以来,广大民众并不知道故宫博物院有多少件文物藏品。2014年至2016年,国务院启动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故宫博物院又开展了“三年藏品清理”,经过三年对故宫博物院文物藏品的再清理,得到了一个新的馆藏文物数据。至此,故宫博物院终于清晰地知道了自己的文物藏品家底,也知道了自己的文化责任。

“故宫跑”———跑出来的展区

在全体故宫博物院员工共同努力下,故宫古建筑进行了维修保护,环境进行了整治,文物藏品进行了清理、修复和研究,就有条件开放更多的区域,举办更多的展览。然而,一个突然事件的发生,影响了这一进程。

有一天,很多观众进入故宫博物院以后,竟然往西边跑,越跑人越多,于是网络上就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故宫跑”。我到太和门广场去看,确实有很多人在争先恐后地向西面跑,原来人们是去看正在武英殿举办的《石渠宝笈特展》。“故宫跑”事件,给予我们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不能再让大量的文物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面,必须要不断扩大故宫博物院的开放面积,不断推出广大民众喜爱的优秀展览,因为社会公众对优质展览有强烈的需求,对故宫博物院有热切的期待。于是更加坚定了故宫博物院不断扩大开放区域、不断举办优质展览的信心。2002年故宫博物院只开放30%的区域,2014年是重要的转折点,开放区域超过了一半,达到52%,2015年提高到65%,2016年又提高到76%,每年以10个百分点的增速发展,目前开放面积已经达到了80%。

这样过去很多立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牌子的非开放区域,如今变成了展区、展馆。从2014年开始,故宫博物院推开了一座座常年封闭的大门。

故宫博物院有10200件各个时期、不同材质的雕塑,但是过去没有雕塑馆,这些雕塑长期沉睡在库房里面,一些高大的雕塑甚至连库房都没有。每一次走到这里,我的心情都很沉重,感到这些雕像的脸色都不好,表情也不好。如今经过维修保护后展示出来,脸色、表情也都好了。由此我们认识到,当文物得不到呵护的时候,它们是没有尊严的。只有得到了保护,展示给观众,它们才会神采奕奕,才会光彩照人。所以必须要切实加强文物藏品保护状况的改善,下决心要在紫禁城建成600年之时,让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每一件文物都神采奕奕、光彩照人,这是我们最重要和最紧迫的职责。

持续扩大开放对于故宫博物院的安全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80%的开放区域,每天下午5点半观众离去以后,则会有700多名员工拉网式的清场,每个参加清场的员工手里都有一个接触器,负责检查几十个点位,每一道门、每一扇窗户、每一个室内、每一个角落都要细心地检查一遍,清场结束以后,强大的安全防范新系统全面启动,覆盖着故宫博物院的全部空间,如此故宫古建筑和文物藏品真正获得了安全。

正是因为故宫博物院坚持不懈进行环境整治、文物维修、不断扩大开放,坚定不移地贯彻让文物“活起来”,把保护文物的权力和责任交给广大观众,使广大民众获得了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才真正赢得了“平安故宫”的目标。

科技故宫到智慧故宫:为观众带来沉浸体验

我们知道,故宫博物院即使开放再多的区域、举办再多的展览,每年到故宫博物院参观的观众仍然是全球人口中很少的一部分,充其量就是接待千万级观众的博物馆。要成为亿级观众的博物馆,就要靠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经过多年的努力,故宫网站前年的访问量达到8.91亿。同时,故宫网站还在网上举办展览,使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参观故宫博物院,观赏优秀的展览。

从2016年起,故宫博物院在全国博物馆中率先把全部文物藏品都通过网络公布展示,观众可以在故宫网站上,查阅到故宫博物院1862690件文物藏品中任何一件藏品的基础信息。故宫博物院通过微信、微博不断扩大文化传播影响,获得社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的喜爱。

故宫博物院拥有一支非常优秀的资料信息团队。7年前,故宫博物院开始研发系列App,目前已经出品了10部App,每部都获了奖,媒体给予故宫系列App一个公正的评价,“故宫出品,必属精品”,激励故宫博物院做得更好。

故宫博物院进一步应用数字技术,在天安门北面的端门建立了数字博物馆,所有项目都是深入挖掘故宫文化遗产资源内涵所进行的原创。经过3年零4个月的努力,故宫博物院终于建成了“数字故宫社区”,事实上全世界博物馆中最强大的数字平台已经诞生在这里。今天“数字故宫社区”的功能还在不断地延伸、不断地扩大,开始从资源数据化走向数据场景化,从场景网络化走向网络智能化。

不断通过技术进步,故宫博物院把所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与人们的现实生活联系起来,不断地根据人们接收信息的习惯和年轻人的文化需求进行文化创意研发。故宫博物院还将与时俱进,计划在2020年建成“智慧故宫”,我相信故宫博物院的文化传播力量、世界遗产监测水平、安防技防的功能将更加强大。

文化创意与教育:将历史与文化之美融入生活

近年来,故宫博物院努力通过研发文化创意产品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希望更多的观众把故宫文化带回家。什么是文化创意产品?经过实践体会到,一是要深入研究人们的生活,根据人们不断变化的生活需要来进行研发。二是要深入挖掘故宫博物院所拥有的文化资产资源,把鲜为人知的文化信息提炼出来,形成文化创意产品。所以,文化创意产品要有实用性、趣味性,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

进入新的时代,人们开始把社会教育列为博物馆的第一职能,为此故宫博物院成立了故宫学院,一方面做好故宫学者的培养;另一方面也是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的培训基地之一。为了更好地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在北京故宫学院的基础上,在全国各地10个城市建立了故宫学院分院。

故宫博物院更多的教学活动是深入社区、深入学校,特别是开展面对学生的校外教育。去年故宫博物院共举办了6万多场教育活动,无疑是全世界博物馆大家庭中开展教育活动最丰富多彩的一座。而面向社区的“故宫讲坛”场场爆满,培训活动也深入更多社区,赢得社区民众的欢迎。

近年来,故宫博物院一个新的教育品牌———紫禁书院,开始走向全国更多城市,受到各城市的欢迎。故宫博物院也开展国际培训,国际博物馆协会和国际文物修护协会两大国际组织,都把全球唯一的培训机构设在了中国,设在了故宫博物院。国际博物馆协会过去6年已经培养了来自72个国家的350名学员,他们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今天,随着故宫博物院开放区域的扩大,临时展厅的增加,世界各国博物馆的优秀展览源源不断地进入故宫博物院展厅,使国人不出国门,也能够参观到各国博物馆的展览。故宫博物院的展览也源源不断地走出“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过去6年,故宫博物院一共有135项展览走向了全国各地,走向了世界各地,无疑是全世界走出自己馆舍举办展览最多的一座博物馆。

发展开放的故宫走向下一个600年

今天,故宫博物院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故宫博物院不断地“走出去”,努力传播中华传统文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以多种方式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独特魅力。”几年来,正是通过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文物“活起来”,才实现了故宫博物院事业的健康发展。

故宫博物院的实践证明,什么才是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状态?不是把文化遗产资源锁在库房里就是好的保护状态,而是应该让文化遗产重新回到社会生活中。因为文化遗产原本就是来自于社会,由普通民众所创造。今天,要努力使文化遗产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再次展现出独特魅力,有魅力的文化遗产才能得到人们倾心地呵护,得到人们呵护的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当中华大地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资源,经过系统梳理和科学保护,都能够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就能惠及更多的民众,使更多的民众加入到保护文化遗产的行列,这样才是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状态,才能形成文化遗产保护的良性循环。

故宫博物院的实践证明,什么才是一座好的博物馆?不是拥有大规模的馆舍、丰富的文物藏品、数量不断增长的观众,就是好的博物馆。而是需要深入研究人们的现实生活需求,深入挖掘博物馆的文化资源,凝练出强大的文化能量,不断推出引人入胜的展览,不断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使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博物馆就在自己的身边,休闲时间就会走进博物馆,走进博物馆后流连忘返,回去以后还要再来的博物馆,这才是一座好的博物馆。

正是因为故宫博物院坚定不移地贯彻让文物“活起来”的理念,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如今才能实现“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的庄严承诺。

(本文转载自《人民政协报》2019年12月16日 11版,本文发表时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