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严仁英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发布日期:2017-04-20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4月19日上午,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五、六、七、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九三学社第六、七、八届中央常务委员,我国著名妇产科、妇女保健学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名誉院长、终身教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原主任严仁英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殡仪馆举行。严仁英因病于2017年4月16日13时24分在京逝世,享年104岁。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与北大医院领导、干部职工、青年医生、医学生等一同送别严仁英。

严仁英,1913年11月26日出生于天津,祖父严修是中国近代教育的先驱。她1935年从清华大学以前三名的成绩考入北平协和医学院,1940年毕业并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46年进入北大医院妇产科工作,1948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妇产科进修女性生殖内分泌专业。新中国成立后,严仁英同丈夫王光超一起,怀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回到北京。家学传承、师从名家,不但为严仁英打下了深厚的医学功底,也造就了她的家国情怀。

严仁英在北平协和医学院师从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毕业后在协和医院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抗战爆发后,她前往我国妇幼卫生事业创始人杨崇瑞创办的国立第一助产学校附属产院(今北京东城第一保健院)短期工作和学习,1953年至1985年担任《中华妇产科杂志》副总编辑,1983年至1987年任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她勇于开拓、锐意创新,学习借鉴国际国内先进经验与技术。上世纪70年代,她在国内率先创立外阴病门诊,随后创建计划生育研究室并担任主任。她在简陋的实验室里研制出终止妊娠药物,而成为我国药物流产技术先行者。她从一名医术精湛的妇产科临床专家,逐渐成为关注公共卫生领域的妇幼保健工作引领者。

严仁英致力培养我国新一代妇幼保健专业人员。上世纪60年代,在毛主席“626指示”号召下,严仁英在北京郊区举办“半农半医”学习班,培养了一大批医疗骨干;1991年,在严仁英的积极倡导与奔走努力下,北京医科大学设立妇幼卫生专业,1995年成立妇幼卫生系,在此期间,严仁英捐资设立“严仁英奖学金”,以鼓励和吸引更多学生投身于妇幼卫生事业。近30年来,严仁英带领同事们一道,在全国成功举办妇幼保健领域培训班百余次,在职培训各级妇幼专业人员数万人。

严仁英在北大医院从事临床、保健、教育和管理工作70余载,历任妇产科主任、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副主任、主任,1979年起任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名誉院长,1987年创建并担任北京医科大学妇儿保健中心(现北京大学妇儿保健中心)主任,1989年任世界卫生组织妇儿保健研究培训中心主任。上世纪80年代初,她率先将“围产保健”理念引入中国,倡导建立农村三级妇幼保健网,特别在降低孕产妇和婴儿死亡率、开设早孕门诊和孕妇学校、预防出生缺陷、妇女常见病防治及促进妇女儿童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被誉为“中国围产医学保健之母”。

在担任北大医院院长、名誉院长和北京大学妇儿保健中心主任期间,严仁英定下3个目标:一是建立妇儿大楼,二是成立全国围产医学会,三是创办促进全国围产医学发展的专业杂志。在严仁英的不懈努力下,3个目标均得以实现。1987年北大医院妇儿大楼奠基;1988年,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成立,严仁英先后任主任委员、名誉主任委员;1998年《中华围产医学杂志》创刊,严仁英先后任总编辑、名誉总编辑。1988年建立“北京医科大学妇儿保健中心”, 严仁英任主任,1989年世界卫生组织首次确认该中心为“WHO母婴保健研究培训合作中心”(后更名为“WHO妇儿保健研究培训合作中心”),严仁英带领同事们走出了一条预防与临床、个体与群体、教学培训与临床实践相结合的发展道路。 严仁英以敏锐的视野,积极拓展在妇幼卫生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在国家卫计委(原卫生部)的大力支持下,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口基金、世界银行等多个国际组织合作,在全国开展了大量妇幼保健领域的科学研究与项目工作。在严仁英的引领教育下,一批批妇幼保健工作者逐渐成为国家和各省市妇幼保健事业的骨干力量,确立了妇幼保健在我国医疗卫生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严仁英是九三学社德高望重的前辈。1951年6月10日,北京大学医学院和工学院社员组建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支社,王光超、严仁英夫妇均是早期社员。严仁英是九三学社中央第六至八届常务委员,1983年任九三社中央妇女委员会委员,1992年任九三学社中央参议委员会常委。她积极履行参政议政职责,在深入调研基础上,形成了《关于农村计划生育工作的建议》《关于减轻中小学校(生)负担的建议》《死亡(后)捐献角膜和其他人体器官的倡议》《提倡试行“安乐死”的建议》和关于《制定母婴保健法的建议》等。

严仁英多次作为新中国妇女界的代表人士,随党和国家领导人邓颖超、康克清等出访世界各国,开展多角度各层次的民间外交活动,为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树立了良好形象,结交了许多国际友人。她还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两次出席亚洲议员人口论坛,以科学家和议员(人大代表)的身份,宣传党和国家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及成果,有力驳斥国外敌对势力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诽谤和攻击。

医诚换得四方誉,仁术博得万人和,期颐之年终不悔,桃李满园遍人间。在半个多世纪为中国医学拼搏奉献的工作中,严仁英用异于常人的社会历练,内敛平和的性情修为,坚忍不拔的事业追求为中国、为北大医院的医疗卫生事业鞠躬尽瘁。她曾先后获得巴基斯坦拉哈尔市长奖、首届中国人口奖、首届中国内藤国际育儿奖、北京医科大学首届桃李奖、中国福利会妇幼事业樟树奖、杨崇瑞妇幼卫生奖、全国优秀儿童工作者、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突出贡献奖、中华围产医学分会特殊贡献奖、中国医师学会妇产科分会第一届中国妇产科医师奖、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妇女保健事业特殊贡献奖以及中国女医师协会女医师终身成就奖等荣誉。严仁英还荣获北京大学“蔡元培”奖、北京大学2014年度“国华杰出学者奖”和中国出生缺陷干预救助基金会科学技术奖终生成就奖。

在无数奖项和荣誉的背后,德高望重的严仁英始终保持着谦和、淡定、乐观、宽容的心态,“严大夫”是同事们对严教授的习惯称呼。“非典”及多次赈灾期间,她总是竭尽所能默默地捐款捐物;她对同事、学生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亲切如家人;95岁高龄时,她仍坚持工作,关注医院的发展,参与研究项目的讨论;即使卧病在床,严仁英尽管少了些言语,但目光仍充满着期望。

从立志行医的协和高材生,到第一个扛起中国围产保健大旗的“中国围产医学保健之母”, 严仁英在祖国医学道路上已经走过了70余载。在绵延了一个甲子的沧桑岁月中,严仁英像一支永不熄灭的蜡烛,她的光明照亮了无数的生命道路,她的炽热温暖了无数个幸福家庭。蜡烛虽然熄灭,薪火必将永存,她那不可磨灭的贡献已载入我国乃至世界围产医学的史册。她那赤诚爱国、执着追求、无私奉献的精神;她那治学严谨、精益求精、平易近人的态度;她那胸怀天下、明仁济世、淡泊名利的格局,永远激励和鞭策后来者,为实现我国医学事业腾飞的梦想而坚定地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