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把老区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上
——丛斌率队赴陕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侧记
发布日期:2017-04-21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陕西,一片镌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丰碑上的热土。这里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创建的红色根据地,是中共中央和红军长征的落脚点,也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军队奔赴抗日前线、走向新中国的出发点。但是三秦大地的热土上,至今还有为数不少的特殊困难群众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

4月11日至18日,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丛斌率队赴陕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从陕北到陕南,从黄土高坡到秦巴山区,调研组翻山越岭、马不停蹄,行程3970公里,深入2市3县4村,查看260户建档立卡资料,走访151户贫困群众,同乡村干部4次座谈,面对面听取干部群众意见和建议,向省委省政府反馈调研情况。8天日程满满当当,昼夜兼程,调研组一路在发现、在探索、在思考。

脱贫攻坚要下一番“绣花”功夫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贺敬之耳熟能详的“信天游”诗歌《回延安》,总能唤起人们对红色延安的一往深情。调研组第一站便选择了80年前陕甘宁边区政府所在地——延安。

4月11日,丛斌看望延安市延长县黑家铺乡胡家村贫困户白延芳

“老乡,你们现在生活怎么样?”“去年收入好吗?有没有什么困难?”下午14时许,调研组刚下飞机,便驱车沿着延河边蜿蜒陡峭的乡村公路来到黑家堡镇胡家村。一下车,丛斌便与去年刚刚脱贫的村民白延芳拉起家常。

白延芳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赶忙迎着调研组来到自己家。走入干净整洁的庭院,一排具有浓郁黄土高原特色的3孔窑洞映入眼帘。“14年前,我丈夫得了脑梗,仅看病就花了7万多。那时候没有政策,我们借钱看病,里里外外就靠我一个人,日子太苦了。现在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好的很!你看这窑洞都是去年修过的,窑顶装了PVC板,现在下雨再也不担心渗水了。去年,我们家种了3亩葡萄,1亩苞谷,收获的时候镇里的帮扶人还帮我们找销路。仅葡萄这一项就卖了6000多块。我有时在镇上打些零工,去年一共收入19000多块。最近,我丈夫脑梗复发去医院看病花了3000多块,但是我们参加了‘新农合’,自己只掏1450元就把病看好了。感谢党和政府帮助我们这些贫困户过上好日子。”打开话匣子,白延芳喜滋滋地介绍自己家庭脱贫的情况。

4月14日,调研组看望延川县关庄镇刘家湾村贫困户刘清老人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讲到脱贫攻坚时,用了一个生动形象的词语“绣花”,指出“脱贫攻坚全过程都要精准,有的需要下一番‘绣花’功夫。”从“大水漫灌”变为“精准滴灌”,从“输血”变为“造血”,瞄准病灶,对症施策,是调研组在延长县看到的欣喜变化。丛斌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脱贫攻坚。这项工作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一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艰苦卓绝实践探索。根据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特点,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三农’问题仍然相当突出,必须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广大农村发展的科学之道。”

4月13日,调研组在延川县关庄镇大张村与村干部座谈

调研组认为,精准扶贫要用好“绣花针”,练好“绣花功”。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致贫原因状况各不相同,工业基础较好的县区扶贫开发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以农业为主的县区。即便是同一个地区,产业结构也可能千差万别。“铁杵磨成绣花针”,精准扶贫贵在“精准”,一定要结合当地主要特点,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特征,有针对性地提供产业、技术、人才、市场、资金帮扶,决不能“千人一面”、“百村一策”。

“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出发点和落脚点

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梁,一个个窑洞一座座房。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宛如一张饱经沧桑的脸,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大张村就坐落在山脉之间。乡亲们的生产生活情况牵动着调研组的心。

4月13日,调研组专家路遇霍进兰老人打柴,帮老人送回窑洞

“大娘,您年纪大了,我们把这捆柴给您送回家吧。”九三学社中央建设专门委员会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丁志宏从贫困家中走出来,碰巧在村里小河边看见一位老大娘正费力地将捡拾的干柴折成一捆准备背回家。

“你们比俺儿子还好哩!”沿着羊肠小道,来到半山腰的“圪梁梁”上。放眼望去,在每座山峦的向阳处,几乎都有星星点点的窑洞坐落在山腰间,坑坑洼洼的土道连接着淳朴厚实的乡下人家。推开几根木条打造不足1米宽的小木门,枯树下那低矮的两孔窑洞就是78岁霍进兰的家。

4月13日,调研组专家来到大张村村民霍进兰老人家

走进屋,坐上陕北特色的土炕,调研组人员与霍大娘聊起天。“我不是贫困户,我老伴儿去世了,3儿1女都在城里吃‘公家饭’,工作忙回不来,现在就我自己过活。以前年轻的时候,累死累活白天上山劳动,下山还要给娃娃做饭,也吃不上白面馍馍。现在政策好的很,我有养老保险,每个月国家给150元,退耕还林还给发补助。”

李树珍(右一)与儿子李乃前(左一)

1985年6月,年仅21岁的李乃前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在云南前线参加老山战役,表现优异立三等功

厚重的黄土地,养育了朴实的陕北人。忠诚和奉献是革命老区人民金子般的品格。77岁老人李树珍给我们展示了4块珍贵的勋章和1本优秀老山战士证书。1983年10月23日,老人亲自给19岁的儿子李乃前带上当兵入伍的大红花。1985年6月,年仅21岁的李乃前奔赴云南老山前线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担任代理排长期间,李乃前组织所属人员先后共发射“107”火箭弹27发,取得摧毁越军工事13个,重机枪1挺,毙敌17人,伤敌21人的赫赫战绩。“长征胜利80年了,我们对红军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人不能忘本,我们是喝着延河水、吃着高粱馍馍长大的。改革开放38年了,问题太多了,慢慢来。三年五年,五年八年,一定能解决。我相信共产党,相信习近平!”李树珍深情地说。

延安革命老区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故事,都触动调研组专家的心。九三学社陕西省委副主委赵力强感慨地说:“什么是真正的‘延安精神’?李树珍老人的话给了我们答案。当年,延安人民用小米饭、南瓜汤,用大爱滋养着共产党,孕育着新中国。革命老区人民对革命事业始终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我深刻体会到,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不仅仅是一项工作,更是老区人民沉甸甸的嘱托。”

丛斌指出:“民主党派对陕西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目的不是‘挑毛病’,而是要帮助当地党委政府发现扶贫攻坚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也是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找问题不是目的,目的是解决问题,真正把扶贫工作做好。参政党与执政党终极目标是一致的,角度是多元化的。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多维度地考虑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精准扶贫要补足农村健康之 “钙”

4月16日清晨,调研组离开延安前往陕南汉中市继续一户一策调查。“您家都有什么产业?去年收入多少?”“平常看小病一年自己开销多少?大病合作医疗给报多少……”在宁强县巨亭镇流溪沟村一家农户院内,九三学社中央社会服务部副巡视员陈克文坐在手工编制的小方凳上,一边问,一边记,认真做调查记录。

4月16日,调研组专家在宁强县巨亭镇流溪沟村贫困户李荣美家中座谈

“我今年57岁,小学三年级文化,有糖尿病、高血压、颈椎病、关节炎等慢性病,老婆患有精神病。家里有几亩田地,平时种点黄豆、苞谷,仅够糊口。现在靠低保和每年1200块的独生子女补助金生活。我女儿在西安超市里打工,每月1500块工资,还要养孩子,根本没有能力管我们这些老人。前年我身体好,家里养了20只鸡,1头猪,卖了7000多块钱,暂时脱贫了。但是今年我身体又不好,没搞养殖,又返贫了。”

李荣美家唯一一处房产,那座建于1954年的祖屋已成危房,不堪风雨。用木头和泥巴建造的屋顶透出缕缕阳光,土坯房内厨房灶台上盘着蜘蛛网,一旁老旧的坛坛罐罐落满灰尘,只有平常吃的药整整齐齐地码在桌子上。李荣美说,“2008年地震后老宅就成了危房,平日里只要刮风下雨,房子都会咿呀作响,似要垮塌,听到就觉得吓人。我们都不敢住屋子里,临时在门口搭个窝棚睡觉,等着搬迁安置”。

走出大山,外出务工,是人人都知道的脱贫致富路。嘉陵江虽美,但这片青山绿水,流溪沟村民非常留恋,却不愿留守。出山的公路已经建好,沿着代桃路20公里外就是G108国道,但并不是所有流溪沟人都能走。

调研组发现,当地很多家庭成员因病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富余劳力向山外输出。病魔就如藤蔓,拴住了他们迈出大山、脱贫致富的脚步。调研组认为,因病致贫一方面是因为农民家庭经济基础薄弱,无力负担医疗费用,虽然“新农合”业已普及,但农民很难就近就医,“新农合”报销的金额、报销的额度也很有限。另一方面则是疾病夺走了家庭成员的劳动能力。目前农村贫困群体大部分为缺乏劳动力的伤、残、病人口,他们想脱贫因受客观条件制约,心有余而力不足。而目前多数扶贫项目为养殖、种植等产业扶贫,大部分失去劳动能力的贫困户不能独立承担,影响了扶贫项目实施的效果。

九三学社社员西安财经学院副教授景明利建议,“政府要继续强化顶层设计,充分考虑医疗资源优化、城乡均衡发展、预防和康复等内容。针对严重地方病,对高危、易感人群进行年度筛查,做到早发现早治疗,解决因家中主要劳力因病使整个家庭陷入贫困的问题。”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一杆杆的那个红旗哟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调研结束回程路上,车厢内响起陕西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优美旋律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传得很远,很远……(文/摄影 杨琴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