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吴明:唯实公正的学者之风
发布日期:2017-09-01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2012年3月22日,吴明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全国“两会”精神学习报告会上发言

吴明,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助理,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系主任。

自1987年夏留校任教,三十年间,吴明从一名“无欲无求”的普通教师,逐渐拥有了诸多头衔和社会职务。从教学、科研、行政工作,到推动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每一个角色,吴明都尽全力演绎。

56岁的吴明,一件黑色休闲外套,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一口地道的北京口音,爽快利落。考虑到自己的学者身份以及经常参加社会活动,“出了门之后,代表的是北医”,吴明的衣柜里藏蓝、黑色西装居多。为节省换装时间,她甚至一个款式会买好几件。

吴明这样概括自己的人生经历,到现在为止“进了仨门”:北大附小、北大附中,然后是北医,最后又回到北大。然而,就在这看似有限的空间中,吴明却勾画出不平凡的人生轨迹。

1961年冬,吴明出生在北大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外公毕业于协和医学院,是北大校医院第一任院长,父亲是北大外国语学院教授,母亲曾担任北医图书馆副馆长。作为这个家里的独生女,吴明的成长并没有受到过多的压力,但“低调,认真做事”是家教中的重要一条。

1979年夏,在外公建议下,吴明报考了北京医学院(北大医学部的前身)公共卫生专业并被录取。1987年夏,吴明硕士毕业后留校,此后一直在北医公共卫生学院任教。期间,她又读了人民大学的统计系博士。在卫生经济和卫生政策教学与研究领域,吴明勤奋耕耘,并取得了诸多成果。

2002年,吴明赴美国斯坦福大学卫生政策研究所做了一年博士后,进一步夯实了公共卫生研究功底。回国后她做的几个课题,得到了业内的认可,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年作为课题负责人,吴明主持了包括国家卫计委、人社部等部委课题、国家社科基金、国际组织和地方政府研究项目30余项。内容涉及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流动人口卫生服务利用和医疗保障、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评估、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政策评估等。

吴明从事研究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坚持实地调研。一旦课题启动,她就要奔波于各地乡、村、社区、基层卫生机构、医院、疾控中心和政府部门,与调研对象进行一对一访谈。十多年来,她接触的各类访谈对象有2000人,每人谈话至少一个小时,渐渐对于公共卫生的实际情况有了切身了解。加之她又是搞统计出身,对于一些有水分的统计数字通常一眼就能看出来,因此她主持的研究报告一般都比较扎实。吴明写报告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引用老百姓生动的语言,这样既接地气,又能说明深刻的道理。

作为医改和卫生政策核心咨询专家,吴明经常参与国务院医改办和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要卫生政策制定和咨询活动,为推进医改工作发挥了积极作用。

2015年9月,北京大学承担了国务院办公厅委托的公立医院改革第三方评估工作,吴明作为技术负责人,主持了评估设计,并执笔撰写了评估报告。作为国家四个医改综合试点省之一江苏省的指导专家,吴明还具体指导地方的医改工作。

在同事崔涛教授看来,吴明从事研究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她会坚持学术的独立性。”她会坚持从专家的角度提出观点,“不是对方需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陈博是吴明门下的在读博士生,经常参与导师的一些课题。在她眼中,吴老师是一个在科研上“严谨正直”的人。在调研或政策评估中,“她有她的原则,报告一定是公正客观地呈现事实”,“不是说甲方给我课题和研究经费,就一定按照甲方的意愿去完成这个报告”。

在研究报告写作中,吴明要求“一定要能落地”,要在报告中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并做出具体的可行性分析。“她会不停地完善,总想着能做得更好。”陈博觉得,这是“责任心使然”。

1995年夏,刚评为副高职称的吴明加入了九三学社,2003年她被推荐为北京市政协委员,后又担任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党派和政协的舞台,拓宽了吴明发挥作用的维度。

为了做好参政议政工作,吴明充分利用三条渠道。

一种渠道是社内渠道。作为九三学社中央和北京市委会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吴明每年都会组织医卫委开展调研、撰写提案,有些提案还以社中央和市委会名义提交全国和北京市政协。

一种渠道是党派中央受政府部门委托就某些问题进行调研,“调研报告可以直接上报中央”。

去年,吴明作为主要研究人员,全程参与并执笔撰写了国务院医改办委托的“十三五”时期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研究的研究报告,后经项目负责人、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修改后提交国务院,部分建议被吸纳在国务院医改办制定的“十三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中。

还有一种渠道是通过政协和统战部门议政建言。吴明是中央统战部信息员,遇到特别紧急或重要的事情,可以撰文上报统战部。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除了“医改”,吴明在两会上提交提案的内容,还有控烟、自闭症儿童社会融合教育、尘肺病源头治理等公共卫生领域的问题。

吴明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建议,在烟盒上印制醒目、画面较大的黑肺、病容等警示图案。“这种方式可以产生视觉冲击,使人有心理畏惧,比其它控烟方法效果更为明显,成本也最低,尤其是对于妇女和青少年,可以阻止产生新的烟民。”2011年,她联合了9个界别281名委员就此建议签字;2012年联合了7个界别212名委员签字;2014年获得了168名委员签名。尽管她发现“一些部门对这件事并不重视”,但是为了国民的健康仍然在坚持着。

2016年,吴明参加了全国政协“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题协商会并作为8名特邀发言代表之一,作了“规范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合作办医”的发言。吴明认为,应尽快制定相关法规或政策,规范合作办医,包括进一步明确规定社会资本投入到公立医院,出资人不能分红、无权处置和收回资产,不允许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医院或营利性医院管理公司等。同时政府应加大监管力度,比如严格与公立医院合作办医的社会资本的准入条件,对办医过程严格监管,建立财务信息披露机制,严格退出的监管,尤其要防止事先进行资产转移等。

“政协对于委员的要求越来越高了,不是到基层转一圈就完事了,常常是白天去调研,回到驻地大家要在一起开会商讨建议,每位参加调研的委员都要提交建议文字稿。”吴明简单给记者算了一下,去年仅参与政协方面的工作,就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现在吴明的生活,被精确地分割到一件件具体的事情里了。她几乎每周都会出差,时间表上写满了会议、调研、上课、培训、约人见面等日程。多年来,她习惯了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回复邮件、备课、写报告。

在学生眼里,吴明是一个严格的老师,也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

不管是作报告,还是给学生上课,吴明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调试设备或给想问问题的学生留出时间。

为培养学生的能力,一篇自己动手五分钟就可以改好的学生论文,吴明每次都会写上一大段指导意见,让学生自己改,有时甚至多达30遍。

在大家眼里,吴明又是一个简单而认真的人。

有时熟人主持的课题想要吴明的某个学生参加,这时,吴明一定会公正客观进行介绍,如果觉得不合适,她会直接指出:“他在某方面是有建树的,但跟你说的不太对口,建议你再找其他人”。陈博向记者回忆。

卫生政策与管理学系每年都有评岗,这是“关系所有人利益”的事情。为保证公正,系里采取考评制,由系主任、两个副主任、一个名誉主任、一名老教师组成的五人考评小组,每年根据整理出的业绩表来投票定岗。“大家都比较信服,相对来讲是公平的。”崔涛说。

公共卫生学院党委书记郝卫东是吴明的大学同班同学,如今又是多年同事,“那种世俗的东西在她身上基本没有。甭管对领导或一般的学生,都一样。这个大家比较认可她。”

北医党委统战部部长王军为与吴明打交道十多年,她对吴明的评价是:“不管大事小事都很重视”。上级部门经常到北医调研,吴明只要有时间都会参加,事先详细询问调研内容和发言主题,“讲话没有套话,每次发言除了常规内容外都有建议,希望把工作做得更好”。

2013年6月,吴明在北京大学统战工作会议上发言

身为九三学社北京大学第二委员会主委,吴明在开展党派活动方面也干得有声有色。在她的倡导下,委员会于2011年成立了“理论学习与研究小组”,这在九三学社基层组织中尚属首个。2014年这个小组申报社中央省级组织的招标课题《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的特殊性和优越性研究——基于各国政党制度比较研究视角》,成为15个中标课题中唯一由基层组织报送的理论课题。2015年,“理论学习与研究小组”联动平台建设被推荐为北京高校“心桥工程”十大品牌项目。

在旁人眼里,吴明有些过于追求完美。但在她看来,认真负责是做人基本的原则,“就像一个女孩子脸上有一个饭粒,明明能拿下来,为什么不拿呢?”

有一种人的人生,看似淡而无华,却在默默耕耘与奉献中,已铺种一路馥郁繁花。吴明就是这样的人。

(作者刘丽 原文刊载于《中国统一战线》杂志2017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