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扶贫路上的艳丽光辉
发布日期:2017-10-12 来源:九三学社湖南省委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编者按:日前,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对学习宣传陈艳辉先进事迹做出批示:湖南九三社员陈艳辉牺牲于扶贫路上,事迹感人,要广泛宣传报道。

陈艳辉是九三学社益阳市委委员、赫山区委主委、赫山区经管站站长、赫山区驻安化县清塘铺镇石溪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因积劳成疾,突发疾病,于2017年4月1日不幸去世,年仅48岁。2017年7月27日,九三学社益阳市委联合中共益阳市纪委、益阳市监察局举办陈艳辉先进事迹报告会。现摘要转发5位报告团成员从不同角度回忆陈艳辉生前学习、工作、生活点点滴滴的报告,以期让更多未能亲耳聆听报告的社员走近陈艳辉、缅怀陈艳辉、学习陈艳辉。

作为赫山区驻安化县清塘铺镇石溪村帮扶工作队队员,我和陈艳辉队长在石溪村朝夕相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52天,但早已结下兄弟般的情谊。艳辉队长于4月1日突然离开了我们,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忘不了他的音容笑貌,平时走村入户,总感觉他就在我们身边,不曾离开。今天,请允许我回忆在这短短的52天里和他在一起的所见、所闻、所感。

他自我介绍:陈艳辉,艳丽的艳,光辉的辉

我和陈艳辉第一次接触,是今年2月8日上午,他给我打来电话,邀请我参加下午的碰头会,电话里他声音厚实,魄力十足。第一次见到他,是当天下午,平头、中等个、身形壮实,看着像是个踏实做事的人。“我叫陈艳辉,艳丽的艳,光辉的辉,一个男人家取了个女人的名字,是区委安排的帮扶工作队队长。”幽默风趣的开场白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们4个能一起去安化扶贫,是缘分,也是一份重任,因为我们代表赫山,组织能把这份任务交给我们,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必须圆满完成任务。”坚定务实的话语,让我意识到自己肩上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2月9日,当农村群众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时,我们4人第一次来到了石溪村,镇政府和支部村委热情的接待了我们,通过他们介绍,我们对石溪村有了一个初步印象。

2月14日,在这个现在流行洋节的情人节,我们正式进驻石溪村,村委原想把我们安排,住在青塘铺镇上,陈队长说:“我们既然是石溪村的一员,就必须跟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最终,我们住进了村里老会计刘付生家,搭伙吃饭,按月计帐。一进屋,陈艳辉就招呼我们一起打扫卫生,安排房间,布置床铺,购置办公桌椅,添置生活用品。村委吴支书看到工作队餐桌又小又旧,悄悄让镇家具店送来一张西餐桌。曾任监察局副局长的陈艳辉却板起了面孔说:“这不是有张桌子吗,难看一点有什么要紧,能吃饭就行!我们到你们村上扶贫,我们区里邓书记说了,不能给村上添麻烦,也不能用村上一分钱。”一个要换,一个不收,送货的老板不耐烦了,说:“你们这些干部太小气了!”说完,就开车走了。住在村里,陈艳辉总是提醒我们:“一切从简,能节省一点就省一点,只要能正常生活就行。”

稍作安顿,我们在分别走访村支“两委”干部后,邀请村支两委和部分老党员召开了帮扶专题座谈会,进一步归集有关情况,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根据收集到的情况,陈艳辉决定下一步工作从入村组、访农户开始。石溪村山高路弯,贫困户分布零散,看着不远的距离,经常要绕上一个大圈。一次,当我们走访到上石片刘家组时,恰逢大雨,山路泥泞湿滑,带路的村干部说:“对面山坳上还有一户,路不好走,你们也累了,不如先回去,具体情况我晓得!”陈艳辉摇了摇头,说“路再远,也要去看,我们再累再苦,也没有贫困户的生活苦。”

地处海拔500米的石溪村,冬天格外冷,初来乍到,感觉很不习惯,晚上打开门窗的那一刹那,就像被一盆冰水泼在身上,三月天,盖着12斤重的棉花被,还经常睡不热,我们进村的第三周还下了一场雪,当时陈艳辉还说“连老天都知道,我们是来雪中送炭的”。在这样的天气里,他每天早晨起得最早,走村入户总是走在最前面;晚上他睡的最迟,11点了还在学文件、查资料,感觉冷的时候就跺跺脚,或者泡个热水脚继续工作。

就这样,我们用了约3周时间,踏遍了石溪村9.42平方公里的土地,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山头,走访了全村136户贫困户。通过走访调研,我们对石溪村贫困现状逐渐清晰:村集体没有收入来源,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无规模产业,贫困人口多,比例大,特别是矽肺病人多。清塘镇原是产煤重镇,有许多人在80年代,还只有13、4岁的时候就已经下井挖煤,当时因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吸入大量粉尘,致使后来肺部板结,呼吸困难,矽肺Ⅲ级以上的重症病人,需要24小时供氧才能延续着生命。现在,全村约有300名矽肺病患者。

怎样脱贫,产业如何定位,怎样和贫困户利益对接,按什么标准投入,能产生多少效益等一系列问题,经过与支部村委、镇里驻村干部反复商讨,与村里的致富能人反复讨教,上网查阅大量资料,在陈艳辉的指导下,方案从设想逐步成型,最后拿出了一份涉及光伏发电,中药材种植,生猪、黄牛、黑山羊、土鸡、禾花鱼等养殖项目的“产业帮扶项目初步实施方案”,为石溪村脱贫绘制了蓝图。

他跟我们说:接访,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村民知道村上来了工作队,我们的办公室就成了“群众来访办”,陈艳辉成了“第一接访人”, 有时晚上都要接待好几批,不管反映什么问题,他都认真听、仔细记,用平和的语言,分析原因,讲解政策,经常有群众自认为应该是贫困户,村里偏心没评上,陈队要反复宣传、解释进入条件,评比程序,讲明贫困户是村上根据政策严格按程序评出来的,经过他的耐心劝导,总是能够让气冲冲而来的人,心平气和的回去。他常跟我们讲“接访,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村上有个从事生猪养殖的贫困户叫刘道珍,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2015年,年仅6岁的儿子被查出脑部肿瘤,用尽毕生积蓄,借了数十万,还是没能治好孩子,奶奶因受不了失去孙子的打击,也离开了人世。陈艳辉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鼓励他重拾信心,走去困境,推荐他到长沙参加“贫困村致富带头人”养殖培训班。现在,刘道珍的猪场已经建好,生活又充满了希望。说起陈艳辉,刘道珍红了眼,他哽咽着说:“为了我的花猪养殖,陈队长尽心尽力,告诉我怎么打申请报告,帮我找资料、定品种,还陪我一趟一趟地选址看场地,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他人却不在了!”。

18岁少年小廖,性格内向,话语不多,跟我们是邻居,一栋三间小平房,2015、2016年,他的叔叔和父亲因矽肺病相继离世,奶奶在我们进村的前几天也过世了,母亲和婶婶离家出走了,留下他和16岁的弟弟,弟弟因年少不懂事,一直在外流浪,至今无法联系。本在雅礼中学读书的他只好辍学打工,现寄住在娄底姑姑家。陈艳辉找到他,多次与他面谈交心,了解他的内心世界,鼓励他走出悲伤,溶入社会。为了小廖,他利用周末先后两次亲自开车到长沙联系爱心人士,为小廖提供了继续读书、半工半读、到校友公司上班三种选择,虽然,后来因小廖个人原因,未能成行,但陈艳辉为此事操尽了心,费尽了力。

村上还有一贫困户叫蒋鹏程,矽肺病Ⅲ级,在村上和镇上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大家都叫他“鹏书记”,工作队来了后,他经常来转转,陈艳辉总是耐心接待,讲解政策。有一次,蒋鹏程从家里拿来一块腊肉、十个鸡蛋、还有一把白菜,放下就走,陈艳辉一把拖住他,说:“谢谢你,我们来扶贫,不会要群众一针一线,请你拿回去。”经过几个来回,最后艳辉队长自掏腰包折现160元买下了他送来的菜。

在石溪村,像刘道珍、小廖、蒋鹏程这样被陈艳辉关注的人还有很多。

他日志写道:发挥潜能,就能打赢扶贫战

现在回想,陈艳辉身体不好,在走访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表现。3月7日,下午4点多,那是一个坐落在山顶的小组,叫月上组,正爬到一半,他说有些吃不消,就坐在路边石头上,拍着自己的胸口,面色苍白,呼吸急促,感觉很吃力,我们劝他在这等,但他还是继续坚持。真后悔,当时我们就应该注意到啊!

3月31日,考虑到清明节调休,陈艳辉决定抓紧时间把方案尽早向区委汇报,上午,在讨论产业扶贫实施方案时,他觉的头痛,11点左右,我陪他去村卫生室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买了一点药,当时华医生还叮嘱陈队“尽快回益阳检查”;下午,吃完中饭,继续讨论方案,我们看他脸色不太好,强行劝他回家检查,直到下午5点半,把方案再次完善,才出发回益阳,并约定回家继续把材料整理好,第二天向区领导汇报后,再去医院检查。在回益阳的路上,我和他坐在后排,有时,会听到他呼吸声比平时更加急促,像是喘粗气的样子。

4月1日,早上8点多,我接到了另一个队员打来的电话,“我们的队长陈艳辉,正在医专附属医院抢救,只怕不行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心猛的一慌,怎么会这样,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他没给我们留下一句话,怎么,就这样离开了呢?

艳辉队长走后,我陪他妻子、女儿到他住的地方清理遗物,看到他从自家带来的2台电脑,看到他在这短短的52天里,一大哚已用完的草稿纸,记的满满的工作日记,无尽伤感,他是累倒的啊!

在他的工作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人有一种能力叫潜能,它像一粒种子,拥有无限可能,充分挖掘出自身潜能,发挥创新能力,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扶贫战”。

艳辉兄长,有你的这种不怕累、不怕苦的精神,石溪村的扶贫工作一定能搞好,区委交给我们的任务一定能完成。你走了,但你的足迹将永远铭刻在石溪村的石板路上,你的精神将激励我们更加扎扎实实完成扶贫工作,也将激励着我今后更加努力地为党和人民尽职尽责的工作。

艳辉兄长,你放心,我们的脱贫攻坚还将继续!

现在,你期望的光伏发电项目已开始建设,8月底即将竣工。产业也正按你制定的方案如火如荼……陈艳辉,请相信我们,我们会像你一样,心里揣着群众,扑下身子干事,把你描绘的扶贫蓝图实现,石溪村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一定会早日到来。(作者系赫山区驻安化县石溪村帮扶工作队队员 周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