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改革开放40年|我的四位恩师
发布日期:2018-09-10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编者按: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为了大力宣传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大地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生动展现九三学社社员在改革开放大潮中作出的重要贡献,九三学社中央在全社举办“我与改革开放40年——九三学社的故事”征文和“天下•苍生——九三人眼里的改革开放40年”摄影作品征集活动。活动由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文化工作委员会主办,学苑出版社承办。

自今年4月份活动启动以来,各级组织和广大社员积极响应、踊跃参与,共收到文稿507篇、摄影作品1510幅。稿件绝大多数来自九三学社基层组织,作者中既有耄耋老人、也有青年才俊,他们以文字和照片记录自己亲历、亲见、亲闻,镌刻时代印记,祝福伟大祖国。近期,九三学社中央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将陆续选登优秀作品,与广大读者分享。

今天,我们迎来了第34个教师节。高等教育是九三学社的主体界别,一大批九三学社社员曾经或正站在教师讲台上,传道授业、立德树人。让我们一起,祝福广大社员教师节日快乐。同时,我们也分享一篇社员的征文,一起感受师生之间浓浓的情谊。

 

老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重要战略就是科教兴国,而老师是实现这个战略的重要群体。可以说,没有各级各类学校老师的辛勤工作与努力,中国就不可能取得如此辉煌的40年改革开放成果。自己作为改革开放大潮的经历者、实践者与贡献者,回首往事,自始至终受益于老师的教导、培育和帮助。自己最显著的进步就是伴随着改革开放40年进程取得的,其中四位老师对我的成长可谓举足轻重。

送我上大学的陈老师

改革开放号角吹响的1978年,自己正在上高二。高一时,全班同学还在班主任兼带语文课的陈申海老师带领下,奋战在学工学农的工厂与田头,我15岁的身体略显单薄。然而,陈老师和同学们充分信任地给予我班长的重担,自己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带头冲锋在劳动第一线。高二时,全班同学在陈老师的带领下,即刻转向起早贪黑学习补课的高考主战场。那是从“文革”走来的每个同学从未有过的刻苦学习经历,而给予大家最大激励、最高要求和最多帮助的非陈老师莫属。高中两年,清瘦高挑的陈老师一直住在男生平房宿舍旁的一间房子里。从早晨叫同学起床出操,到晚上查寝室督促睡觉,他几乎整天陪伴同学一起学习和生活。陈老师是严格要求的师长,既要求同学们努力学习,更要求同学们正派做人。每当遇到同学违反纪律时,他都会毫不留情地严厉批评。陈老师也是和蔼可亲的家长,他了解每个同学的性格、家庭和学习状况,经常与同学谈话谈心,帮助同学们解决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在课堂上,他经常用先进人物事迹鼓励我们,希望同学们珍惜美好的青春年华。每当同学取得进步和成绩时,他都会及时给予表扬与鼓励;对于学习成绩相对落后的同学,他特别给予更多的关心。当我在班务工作和学习上有畏难情绪时,陈老师都给我作细致的思想工作。在1979年的高考中,我们没有辜负陈老师的辛勤付出,全班成绩名列学校前茅。在以后的日子里,许多同学都与陈老师保持着各种联系。几乎每次回家乡,我都要去看望陈老师并汇报自己的各方面情况,他总是给我鼓励并提出进步的要求。去年春节,我去看望退休在家的陈老师时,他拿出了我在大学期间写给他的20多封书信。每次去信都是在向老师请教各种问题,这些言语今天读来更显稚嫩,而老师封封必回,给予我谆谆教诲,甚至还关心我谈恋爱这样琐碎的事情。

带我走上学术之路的张老师

“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后的77、78、79级大学生被称为“新三届”。这三届大学生网罗了“文革”十年散落到社会各个角落的才俊之士,满载主流社会的殷切希望。我有幸搭上“新三届”的末班车。“新三届”中非应届高中毕业生居多,社会阅历丰富,求知欲望强烈,学习格外刻苦,像我这样应届高中毕业生主要在79级占了一定比例。“新三届”基本是同一批大学老师带出来的毕业生,张家治老师就给我们山西大学化学系77、78和79级都开过“自然辩证法”这门选修课。大学四年如白驹过隙,当我面临毕业选择时,恰逢张老师招收第一届自然辩证法专业硕士研究生。出于个人兴趣,我跨专业报考并被录取,成为张老师的开门弟子。张老师出身名门,相貌堂堂,青年时就读私立中国大学,并是国民党政权时期的地下革命者;他一身正气,宁折不弯,在“文革”中饱受摧残也不屈服。张老师是中国自然辩证法事业德高望重的前辈,是山西大学乃至山西省自然辩证法事业的开创者与奠基人,为我国培养了一批涵盖科技哲学、科技史、科技与社会等领域的杰出人才。他治学严谨,对学生要求亦极其严格。尽管全校第一届自然辩证法专业研究生只有两名,他依旧认真地给我们上好每一门专业基础课,并要求我们这些理科出身的研究生到哲学系系统学习中外哲学课程。在读研期间,我就非常幸运地参加了由张老师主编,四川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高校专家学者参与的《化学史教程》一书的编写。我由此走上了专业研究的道路,该书也成为我国最具影响力的化学史教材,先后印刷20多次;我主持修订过两次,彼时大多作者已进入古稀和耄耋之年。后来,我还协助张老师完成了我国第一部《化学教育史》的撰写出版等工作。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我留校继续在张老师的领导下工作多年。去年,来自全国各地的弟子们为我们十分敬重的张老师举办了“自然辩证法在中国——张家治先生90华诞学术研讨会”。张老师是真正不忘初心的共产党人,一直关心着国家各方面的发展。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帮我全面进步的郭老师

没想到,过了而立之年的我又开始了一段专业的学习,拜郭贵春老师为师,攻读博士研究生。郭老师是全国著名的科学哲学家,两度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回国后引领了国内科学哲学特别是科学实在论和语境论等领域的发展前沿。在他的带领下,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学科被评为国内该学科唯一的国家重点学科,该学科所依托的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被评为该学科唯一的国家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当时的我,一方面已开始负责学校的科研管理工作,包括协助郭老师开展科学技术哲学的学科建设工作;另一方面,在郭老师指导下开展博士论文的研究和写作。同时,我还要指导自己的硕士研究生开展学术研究,给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课程,压力可想而知。郭老师不仅指导我专业素养的提升,还帮助我学会如何处理错综复杂的各类事务和关系,看似一脸斯文充满智慧的郭老师,其实还有担任多年校级领导的丰富经验。基于先进的体系化办学理念和持之以恒勇于创新的精神,借助国家高等教育改革的东风,在执掌校长的位置上,郭老师把山西大学的学科建设水平和综合影响力提升到了改革开放以来全国高校排名的较高位置,并使之成为省部共建高校,在学校发展史册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追随郭老师前进步伐的过程中,我不仅取得了博士学位,获得省级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荣誉,还在担任《山西大学学报》主编期间,把学报带入到全国高校学报综合排名第32位,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山西大学学报》取得的最好成绩。自己做教授当博导,也是在郭老师的领导下实现的。只有解放思想、勇于创新,才能推动改革开放的车轮滚滚向前。这是我从郭老师那里学习并实践的切身体会。

领我再创新业绩的刘老师

我是一名九三学社社员。作为参政党的一份子,在完成自己本职岗位工作的基础上,我也积极参与各种社务工作,包括撰写提案和社情民意信息,开展社会服务工作等。有一天,身为九三学社山西省委主委的刘滇生老师约我谈话,根据我的综合表现,提出希望我到社省委做专职副主委的工作,以加强山西九三学社的组织建设。刘老师其实是我大学本科时期化学系的老师,后来还长期担任学校副校长和化学系教授的职务,只是那时与他不太熟悉。我加入九三学社后,自然与刘老师的交往就多了起来。到社省委工作对我来说是一次人生新的选择,年近50岁,从大学到纯行政单位工作,对我既是机遇更是挑战。刘老师与我谈话,表达出组织对我的信任和期待,希望我能在民主党派的发展方面有所作为,做出新的贡献。然而,对习惯了大学生活的我而言,能否适应相对复杂的党派机关工作是个考验;在新岗位上奉献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对自己擅长的学术生涯的舍弃。在我犹豫不决的情况下,是刘老师继而多次的与我谈心和交流,坚定了我到社省委工作的决心,因为在那里,可以发挥出自己更大的作用,体现出更大的社会价值。事实上,在刘老师的全力支持和领导下,经过自己五年多兢兢业业的不懈努力,社省委机关成为一个朝气蓬勃、团结向上、充满活力的省级单位,社省委各项工作都走在了全省各民主党派的前列;这些成绩得到各方的肯定,特别是得到全省各级社组织和广大社员的认同。回首往事,一路走来并不平坦,而每当在工作中遇到难题,都能得到刘老师的及时指点。特别是刘老师身为高级领导却平易近人,具有宽阔的胸怀和充满正能量的工作热情,起到了九三学社旗帜性人物的重要作用,是我追求工作卓越的榜样。在改革开放40年到来之际,也正是在刘老师的推荐下,我来到了九三学社中央机关工作,开始了又一段新的人生。

其实,在我前进的人生道路上,有太多的老师给予我太多的关心,他们给予我很多有形无形的帮助是难以言表的,但我一直心存感激之情,并把这种崇高的情感融化在自己做老师的点滴工作中,也给予我的学生尽可能多的关爱和帮助。

愿尊师重教的传统在一往无前的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作者系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负责人、民主与科学杂志社主编张培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