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九三学社中央:有序推进确权承包,提高南方草场生产力
发布日期:2020-05-29 来源:中国环境APP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本次两会,九三学社中央提案“关于加强南方草地保护建设利用”。提案认为,十八大以来开展的系列草地保护利用工作成效颇丰,但南方草原的生产力潜能释放空间依旧巨大。目前南方草场“保障力度不足;草地确权承包工作滞后;缺乏科学管理”,如能“夯实能力保障;有序推进确权承包;以科学利用促保护”,则能极大提高南方草原产业动能。

南方草原提质增量可促生产力大发展

九三学社中央在实地调研中发现南方草地生产力提升潜力空间巨大。南方牧区气候温暖,水热资源丰富,牧草生长期长且产草量高,若能达到自然条件相似的新西兰每亩1.5~2个羊单位生产力标准,将是我国北方草原的15倍以上,可生态养殖近5亿个羊单位,相当于 2017年全国出栏量的85%。但目前,南方草地管理多以简单禁牧为主,天然草地改良、栽培草地建植、可持续农牧结合利用发展水平低下。草地资源利用率一般在25%~30%,有的省区利用率不足20%,生产力发挥不充分。

提案建议,草原生态保护应注重南北统筹,在推进北方草原建设的同时也应重视南方草原生产力的恢复和提升,可极大减轻生态脆弱地区草原生产压力,为生态保护释放大量空间。南方草地资源利用率提高,既可实现生态优先和高质量发展双赢,也能释放产业乘数效应,带动草场经济新繁荣。

“草原生态恢复与生产力修复”是九三学社中央的长期重点调研课题。2018年,武维华主席数度率调研组展开长周期、多牧区调研,并充分发挥九三学社科技优势,整合社内外技术资源,在10个条件适宜省份的12个地区开展了推动“草原生态修复与生产力恢复”技术试验示范试点工作。试点部分成果显示,“两复”工作提升了草原生产力,实现了增产增收。部分试点牧区牧草亩产量提升4倍,牧草亩均效益提高3倍。

今年,社中央还将继续深入“草原生产力恢复与促进草原生态修复及南方草原保护与利用”课题,重点围绕云、贵、渝、蒙、藏、川、甘、青展开新一轮调研。

规模经营让生态力和生产力充分涌流

提案指出,我国南方草地面积近10亿亩,主要分布在秦岭淮河以南、青藏高原以东15个省(区、直辖市)。其中,集中连片规模8万亩以上的草地,约有2000余块,总计约3亿亩。但“目前南方草场缺乏科学管理,上世纪80~90年代国家科技攻关的大量改良利用技术和经验未得到广泛运用。”

提案建议以科学利用促保护。按照“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思路,加大草地资源的科学开发利用力度。在南方原有现代化牧场试点基础上,适时启动大规模草地保护建设工程,将集中连片规模8万亩以上的3亿亩草地,作为优先支持保护利用地区,建设永久型栽培草地、建立草种和稳产优质饲草生产基地、发展现代草牧业。同时,引导扶持草畜产业新型经营主体,带动农牧民提高发展草畜产业和脱贫致富的能力,促使更多牧区市场主体成长。

规模化集中经营让生态基底好中更优,将生态优势和生产优势最大化,更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也能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态产品的需求。

“确权承包和权责管理”是生产力提升的保障

提案建议有序推进南方草原确权承包。优先在集中连片草地、项目工程区草地,以及传统放牧区落实草地确权。对有争议的草地,按照尊重历史、兼顾目前利用状况原则,将常年放牧或种植牧草的土地确权登记为草地,确保草地属性不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的相关规定,按照先易后难原则,积极推进草地承包。

提案指出,目前南方草地确权承包工作滞后。较之北方草原,南方省区承包草原比例不足20%,甚至有个别省份尚未开展草原承包工作。大量草地被划为林地、宜林地、未利用地。相关草地保护建设利用工作基本缺失。确权承包既可调动承包方生产积极性,又能压实草场生态保护责任主体,还可解决人均管理草原面积巨大、执法人员严重不足等监督管理问题。

此外,提案还建议夯实能力保障。健全南方草地管理权责。推动南方省区加快制定出台符合南方草地实际情况的配套法规,为草地保护利用和执法监管工作提供法律依据。推进地方林草管理机构整合,完善草地管理体制,明确草地执法职能,充实执法管理人员。而目前,“除贵州、四川外,其余13个省区尚未出台草地管理的地方性法规,相关工作缺乏法律依据。仅云南、四川成立省级林业和草原局。大多数市、县未设草地监管职能”,草原生态环境质量难以有效监管。

提案还建议将南方草地全部纳入草原生态补助奖励政策实施范围,实现全国统一的草原补奖政策。目前仅云南、四川将草原列入了生态保护补奖范围。“虽然国家启动实施草原补奖政策以来,减轻了天然草原的放牧压力,保证了草原畜牧业稳定健康发展,但在实际工作中仍然存在着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标准不足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常委刘新乐提出,“完善草原生态补偿政策,从适度补贴的补奖政策向全额补偿的补偿机制转变,可让草原生产力发挥更稳定。”